1. <pre id="ud045"></pre>
        2. <track id="ud045"><ruby id="ud045"></ruby></track>
          分享園地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分享園地 >分享分類
          《最好的的告別》讀書筆記
          日期:2022/1/5 10:32:11 人氣:162

          麥子在21年組織了一個麥子讀書團,平穩的運行了半年之后,每月推薦一本書,月底交讀書筆記,采取末位淘汰機制,現在成員平穩了,以后也會不間斷輸出讀書筆記。

           

          這次主題是關于生死離別,每個人心中都會有一個不可替換的親人,當面臨離別的時候,總有萬分不舍,但你也不能不面對現實。

           

          曾經偶然的機會,我和一位忘年交朋友談論起人生的軌跡,他說人的一生就像畫圓圈,嬰兒時期的起點我們除了放聲哭泣什么都不會,一天天長大,學會站立,學會走路,學會在人生的路上奔跑,然后又逐漸老去,忘記自己學會的生活技能,一點點回到起點,忘記奔跑,忘記走路,忘記站立,直至到達無聲的終點。

           

          《最好的告別》里,作者葛文德以一位優秀醫生的視角,向我們轉述了百態人生中的最后時刻,也進一步闡述著他的擔憂,現代科學深刻地影響了人類生命的進程。但是,科學進步已經把生命進程中的老化和垂死變成了醫學的科目,融入醫療專業人士“永不言棄”的技術追求。而我們事實上并沒有做好準備去阻止老弱病死。

           

          葛文森提到的例子中,他們或是別人的愛人,或是別人的長者,甚至于是別人的孩子。

           

          從他們的故事中,我們看到自己家庭生活中的影子,也很容易產生共情。

           

          愛麗絲奶奶故事讓我想起了自己的奶奶,和愛麗絲奶奶一樣,我的爺爺因為患病,在我還未出生時就已經離開人世,而后30多年里,我奶奶一個人度過了每年的春夏秋冬,我小時候常聽大人們說爺爺很喜歡男孩,即便在那個異常窮困的年代,為了最后生出我爸,奶奶前后生了7個女兒,還因為太困難送走了兩個,沒了兩個。再后來家里的姐姐們都生了兒子,唯有我爸,生了我這個大胖閨女,但是據那天回去給奶奶報信的人說,他去我家的時候我奶奶正在家煲湯,聽了消息以后咧嘴笑,說閨女好閨女好。

           

          在我小時候的記憶里,奶奶總拿一個搪瓷茶罐裝糖和餅干,他喜歡把吃過的老鱉殼洗曬干凈像個寶貝一樣放起來,冬天的時候她會切薄薄的紅薯、小筍干還有黃豆曬了當零食。她身體一直很好,每天早上起床會做一套自己編的廣播體操,思維也清晰,年輕的時候喜歡打麻將,即使老的時候去麻將攤還總能贏點小錢,后來年紀大了以后,耳朵漸漸不行了,最后幾乎完全失去了聽力,原先會開很大聲的電視機,就變成了小啞劇。但是她能簡單的認字,經常拿著放大鏡一行行的讀報紙讀雜志。那個時候的她,總是能把自己安排的妥妥當當。

           

          就像大家都知道的那樣,衰老是一件不可逆的事情,隨著一年又一年,那個干練的小老太太對自己的生活逐漸失控,因為兩次意外摔倒,她的大腿手術打了鋼釘,她依然可以自理,但無論她還是家人都開始擔憂起來,加上奶奶要強的性格,和家人的溝通也出現著各種各樣新的問題,看電視新聞的老太太提出了要去當時剛剛被大眾們所能接受的養老院,家人考察半天找了一家還算滿意靠家也比較近的,開始新的嘗試。

           

          在那里,奶奶有獨立的房間和獨立的衛生間,有護工,有定點醫療,綜合區有小書房,還有小麻將室。奶奶還和以前一樣,每次我去的時候會拿出別人給她的小零食、點心給我吃,她攢著不吃,就等我們來。她不喜歡和養老院的老人一起打麻將,90多歲的她說那些人都是“老糊涂”不好玩,有時候我會和她玩會小時候一起玩的紙牌游戲。天氣好的話,她的窗口有小貓在旁邊曬太陽,我們看它,它看我們。這樣的生活一天天過去,在有限的自由里,奶奶似乎又找到了她的秩序。但離別這件事本身,是每個人都無法做好準備的事情。肺已經衰老到無法讓她自由呼吸,她被我們送去醫院,醫生說因為年紀太大了,不能手術只能保守治療,那一刻我開始明白,無論有多不愿意承認,離別的腳步開始越來越近。她開始不愿意吃飯,亂發脾氣,說著一些“糊涂話”,每次哄完她,我們走的時候,看著她小小的身影沖我揮手,我就會想起第一次送她來時候的場景。

           

          奶奶走的那天很平靜,是個太陽很好的午后,吃完了中飯,擦完了身子,然后沉沉的睡著了。因為是工作日,我趕去的時候她已經安靜的在那里,我記得那天隔壁的奶奶跑來說讓我們不要太難過,大意是這么大年紀的人走了也沒有受太多的罪是喜事,養老院的老人對生死似乎看的不在那么在意,但之后的一段時間里,我常常夢見奶奶,夢見那天中午我握著她已經干癟癟的手哄她吃飯,她開心的吃了滿滿一碗飯菜,然后時光就定格在了那一刻。

           

          菲利克斯和貝拉這一對老夫妻又很像我的外公外婆,我的外公一位了不起的外科醫生,外婆則是同家醫院的護士長,外公憑借出色的工作成為了醫院的副院長,他寫書,發文章,去全國各地與各種復雜的會診和救治工作,會講英文和俄語。在我的記憶里,外公的家里總有很多書,周末去看外公外婆的時候,我見過家里的小桌邊圍滿了研究生、博士生學生聽外公講課,那是小小的我第一次感受到知識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東西,我見過有醫藥廠商打電話到家里,或是來上門從送禮,每次外公都是一口回絕,不開門隔著門勸退,外公常說,對于那些家中困難的患者家庭,作為醫生治病是本分,能讓患者用更少的錢、更好的康復才對得起一生行醫。外公是我從小的偶像,學識淵博,熱愛生活,待人真誠,風度翩翩,在他的身邊,我總是有聽不完的故事。即使退休之后,他依然經常出席參加各種醫學會議和講座,直到他從接送他的車輛下車時踏空摔了下來。和我奶奶一不一樣的是,奶奶是腿內裝了固定的螺絲釘,外公是換了鋼筋,之后他的心臟也出現了毛病,一次突發的心梗把他送進了icu,他的心臟也裝上了支架,在一次又一次頻繁進出醫院以后,他眼里的光亮開始逐漸暗淡下來。

           

          現在80多歲的外公外婆幾乎不怎么出門了,外公走路離不開支撐物,全靠姨娘每天上門給他們燒飯,外公的一生奉獻給了醫學,卻從未在物質上想過要如何更好,現在依然住在老舊的醫院福利房里,因為沒有電梯,我們為數不多的家庭聚會是靠我爸背著外公下的4樓,最近一次聚會的時候,那個好吃愛吃,吃遍祖國大江南北的外公說他現在吃菜已經不怎么嘗的出咸淡了,外婆抱怨每天早上醒來她的眼睛就開始疼,在飯桌上吃著吃著就睡了過去。在時間面前,除了承受和經歷,每個人都一樣,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

           

          奶奶在去年離開了我們,是我人生所經歷第一位長輩的離去,也是從那時起,目睹著長輩們的晚年讓我第一次感到生命盡頭的無力感,從社會角度來說,我的長輩們已算是時代里相對來說擁有質量比較高的晚年生活了,但當離別正真發生時,作為親人,依然有著強烈的不舍和思念之情。作者在書中提出:“我們最終的目的不是好死,而是好好活到終了。”當葛文森在書中寫著面對身患重病的人家庭中發生的重大變化,采取姑息治療、善終服務的方式幫助患者們有尊嚴、有意義的離開,但誠然,無論是當事人還是親人,面對生命中突入其來的下墜感,誰又不為了想自己的人生能回到那些簡單卻又彌足珍貴的平凡日子里而抓狂呢?

           

          媽媽跟我說過長輩就是擋在我們與死亡之間的一座大山,我以前不太能理解,但是隨著這幾年家里的改變,我對生命的認知也發生著轉變,我的父親今年正式退休,我看著他頭上開始冒出的白發,不得不承認他們確實變老了,好像在我的印象里他們一直很年輕,爸爸還騎著他的二八大杠放假了帶我到處亂逛,放學了媽媽來接我去街頭買烤山芋。小時候和他們爭論的那些事情,突然變得不仔重要,現在的我只希望他們身體健康,少些煩心事,慢一些再慢一些的老去。

           

          至于我自己,二十多歲剛畢業的那會兒,好像總有很多事情想要證明,想去擁有,現在的我更多的是對生活的感恩和知足,如果說生命就是一個圓圈,希望在這個圓圈的前半程能讓充滿激情和活力的精神帶領身體在生活上用力奔跑,到了后半程,就在身體能力有限的范圍內少些執念,多感受些生活里簡單平和與快樂,然后也盡量為自己的養老做好物質儲備,無論在何種情況下,離別都很可怕,但也是不得不發生的事情,但求內心無愧,平安順遂。

           

           


          網站首頁 | 公司簡介 | 污水處理 | 廢氣處理 | 環保技術咨詢 | 新聞中心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