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e id="ud045"></pre>
        2. <track id="ud045"><ruby id="ud045"></ruby></track>
          分享園地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分享園地 >分享分類
          奧密克戎毒株感染者:在異國“渡劫”,想早日回家丨抉擇2021
          日期:2022/1/5 10:25:03 人氣:175


          ▲ 郝平 (農健、梁淑怡/圖)

          全文共2805字,閱讀大約需要7分鐘 

          一位中國小伙因工作被外派到南非,在2021年兩度確診新冠,后一次感染的是奧密克戎毒株。他用“中獎”來形容遭逢不幸,身處異國,他選擇樂觀面對生活的劫難,認真呵護生活的初心。


          文|南方周末記者 劉怡仙

            責任編輯|譚暢


          走進南非那家名為Sunninghill的醫院時,郝平(化名)已經有所準備。他錄下了在鐵皮房做核酸檢測前后的視頻,配上文字:南非奧密克戎病毒一線報道,檢測現場有人咳嗽,呼吸困難,而醫務人員的防護簡單。


          那是2021年11月30日。5天前,南非國家傳染病研究所發布消息稱,檢測到一種新型新冠病毒變種B1.1.529。11月26日,世界衛生組織在召開緊急會議后,將該變異株命名為Omicron(奧密克戎),11月29日又將該毒株的全球總體風險評估為“非常高”。


          31歲的中國小伙郝平被公司外派到南非工作,當時正在首都約翰內斯堡。妻子在視頻聊天中,發現他不斷地咳嗽,催促他趕緊上醫院看看。
          掛了視頻,郝平開車15分鐘到了醫院。24小時后,他拿到核酸檢測報告單,上面顯示,新冠病毒的檢驗結果為陽性,但德爾塔變異毒株的檢驗為陰性。醫生口頭告知,他感染的是奧密克戎。


          新冠大流行的第二年,生活中的動蕩逐漸變得稀松平常。郝平愛用“中獎”形容不那么幸運的事情:2021年6月他感染德爾塔毒株,算是第一次“中獎”;9月,從約翰內斯堡回中國的航班由于疫情取消,他感慨“總能中獎”。


          他還將感染奧密克戎毒株以來錄制的視頻分享到網上,受到中國媒體和網友關注。有人鼓勵他,也有人說他炒作。12月24日,他拿到核酸檢測陰性報告,“渡劫”完成。


          身處異國他鄉,郝平這一年的抉擇,在于如何在接連不斷的動蕩中尋求寧靜:“不管怎樣,人總要回歸生活的初心。”

          1.“事業還是要做”


           奧密克戎來勢洶洶。在郝平確診的2021年12月1日,南非新增8561例新冠確診病例,已經連續2天翻番。據南非衛生官員說法,新增病例大約90%為奧密克戎感染,且有許多年輕人患中重癥。


          變異毒株帶來的影響尚待觀察,但許多國家已開始采取措施嚴防奧密克戎。英國暫停往來南非的直航航班,美國對包括南非在內的8個非洲國家實行旅行限制,以色列、日本相繼禁止所有海外旅客入境。


          確診后,醫生沒有開藥,只對郝平說:“小伙子你要回去養幾天了。”與中國不同,南非醫療資源主要提供給重癥患者,輕癥患者自行隔離10天。“躺平”,是郝平對這一治療措施的解讀。


          郝平一個人住,無人照料。他自稱在海外生存能力很強,目前就職于江蘇南通一家進出口貿易公司,業務主要是海外的通信工程項目。到南非前,郝平曾被外派至菲律賓、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度尼西亞、韓國、柬埔寨、印度,大部分是短期出差,兩三個月就回來。這種需要隨時隨地安頓自己的生活,他太熟悉了。


          新冠疫情暴發后,生活開始變得不可預測。2020年一整年,郝平都沒有出國。


          到了2021年,公司陸續外派員工出國,郝平也決定出去看看。對于這一選擇,郝平給出一個“顧大局”的理由:“恐慌歸恐慌,事業還是要做。項目投了那么多資金,需要像我這樣的人到海外去支撐項目的進行。”


          據商務部、外匯管理局統計,2021年1-11月,中國對外全行業直接投資8384.4億元人民幣;中國對外勞務合作派出各類勞務人員28.8萬人,較上年同期增加3.3萬人。


          2021年4月13日,郝平獨自抵達南非約翰內斯堡,帶著200只醫用口罩。


          南非當地一波疫情剛剛緩和,迎來暫時的平靜。除嚴格要求的公共場所以外,許多人都不戴口罩。郝平抵達也無需居家隔離,飛機落地后即可自由行動。


          他租下一處八十多平米的公寓,配有客廳、廚房,還有個小陽臺能種點花草。異國他鄉的生活就此展開。


          郝平在南非的工作需要見客戶,一周大概三次。“因為我們在這邊開拓市場,確實是不可避免地要和當地人面對面地去談。”感染奧密克戎毒株后,他回憶自己在11月28日曾外出買菜,11月29日曾和客人喝過咖啡,但無從追溯具體的感染原因。


          根據南非國立傳染病研究所公布的數據,從11月23日至30日,該國單日新增確診病例從868人迅速上漲到4373人,增長了4倍。


          2.解除隔離后買了兩盆花


           郝平也曾感染德爾塔毒株。2021年6月,他參加一場在南非舉行的國際招標活動,參會人員中有三位韓國客商后來確診感染,郝平與他們握手、合影。被傳染后,他高燒至39度,伴隨著間歇性的咳嗽,身上一點力氣都沒有。


          郝平對國內的家人隱瞞病情,僅向公司發了告知信息。“人心里實際上是緊張的,也是有恐慌的。”郝平說,一個人病倒在南非,他擔心哪天高燒醒不過來。


          但沒有別的辦法。“自己給自己打氣,然后一天一天地捱。”身體難受,一天只能吃下一頓飯,固定在早上10點左右。實在起不來床,會挪到下午2點。吃的東西簡單,有時候是面條,有時候是米飯拌醬油,再煮個雞蛋。床頭隨時備著白開水,渴了就喝。


          捱到第6天,體溫慢慢降下來,感覺整個人輕松許多。又過了一個星期,疲乏感減弱,郝平痊愈了。


          沒想到,這樣的經驗很快又能用上。郝平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感染奧密克戎的時候,他心里有底一些:“這一次的癥狀,沒有(到)讓我覺得對生命絕望的程度。”


          郝平感染奧密克戎的癥狀主要是重度干咳,“感覺肺都要咳出來,肺都冒火了”;身體乏力,難受,但沒有出現高燒。


          這一次,郝平選擇向妻子坦承病情。妻子在國內幫不上忙,擔心得好幾天睡不好覺。“這(告訴妻子)是我最后悔的”。


          確診后第三天,南非的朋友送來一株黃瓜秧。“他覺得有個東西一直在生長,能分散我的注意力。”如今,黃瓜秧已經長得半人高,開花結了小果。
          解除隔離后,郝平又去買了兩盆花。他不知道花名,只覺得顏色鮮艷好看,生機盎然。


          奧密克戎還在世界各地蔓延,截至12月22日,全球已有110個國家和地區出現這一毒株。但也有好消息,據新華社12月24日報道,南非政府防疫工作前首席顧問薩利姆·阿卜杜勒·卡里姆表示,南非由奧密克戎毒株引發的第四波疫情已經“見頂”,感染者數量可能會在激烈飆升后快速下降。


          兩次感染新冠還是給郝平留下一些后遺癥。目前他的嗅覺尚未恢復,肺活量降低,容易氣喘。之前他常去游泳,現在只能在小區遛彎。


          他還在繼續拍攝視頻,記錄日常。前幾天拍的是小區里的蒲公英,旁邊是在慢悠悠爬著的蝸牛。身體還在恢復,吃得不多,偶爾改善伙食,他會自己和面做韭菜餃子。


          疫情影響下,航班熔斷,何時回國還充滿變數。郝平希望,2022年中能盡快回到妻子身邊。

           


          網站首頁 | 公司簡介 | 污水處理 | 廢氣處理 | 環保技術咨詢 | 新聞中心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