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e id="ud045"></pre>
        2. <track id="ud045"><ruby id="ud045"></ruby></track>
          分享園地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分享園地 >分享分類
          了解了工地啥樣后,我也不知道該說啥
          日期:2021/12/6 16:39:13 人氣:219

          本文是在一個禮拜前發了頭條帖子后開始籌劃的,前后問了好幾個工地的資深認識,大概是弄清楚了。后來發現也有其他人在聊這個話題,一度不想發了,不過又覺得不發挺對不住那幾位被我打擾的人,最后還是決定發出來,讓更多的人知道他們的故事。 

          以下正文。 

          最近在朋友的介紹下,我迷上了手機看普通人生活。 

          在這些視頻里,一個個日常和我們擦肩而過的人,通過手機記錄每天的生活,然后分享在網上,讓我們可以和他們交流,感受到他們的喜怒哀樂。 

          這些人里面,大多數都是些很普通的人。比如跑長途的司機大叔,開燒烤店的小老板,寵物醫院的年輕醫生,橫店做二百一天群演的臨時演員,開廢品收購站的“鑒寶師”,兼職跑網約車和代駕的城市白領…… 不同于充滿美顏和劇本的老式短視頻,這些更加真實和粗糙的東西,有著難以描述的力量,在我看來比電視上大多數節目都好看。這些讓無數和我一樣的人看得非常上頭,根本停不下來。 其中最讓我有感觸的,就是工地生活了。 

          隨著我看得越來越多,我知道了“拉線”(工程定位)“打灰”(澆筑混凝土)“炒油”(弄瀝青鋪路面)這些術語。不過看到聽到最多的就是“提桶跑路”。意思就是實在干不下去,找個桶(以紅色塑料桶和油漆桶為正宗)趕快改行。 以至于這些視頻被稱為“考研加油站”,意思是作為考研的土木建設學子,本來已經沒力氣打算放棄了,看了視頻里面這些工地生活,感覺自己一下子就有力氣了。與其到時候提桶跑路,不如努力考研,拼一把免得落入苦海。 也有非工程專業的來留言的,考公務員的稱這里是“考公加油站”,程序員稱這里為“碼農加油站”。 

          因為網上的各類信息不敢保證準確性(主要是負面情緒太多),我找了幾位有多年鐵路工地經驗,其中還有混到高層的小伙伴。經過一番認真的談話,算是對這些有了一個大概的認識,寫成了本文。 

          先說結論:網上說的居然基本都是真的,真是震撼到我了。 

           

          1.工地的苦


          按照我的認識,基本上只要干過工地,提到工地的辛苦大多口出粗鄙之語。即使是一些早已離開工地多年的人,都發生過曾經半夜被噩夢驚醒的事情。 有的是夢見用的鋼筋標號搞錯了,有的是夢見自己掉進了深基坑,有的是夢見陷在水泥里而且四周一個人都沒有。 

          我找的這個小伙伴更絕,他有天做夢自己幾年前建的鐵路橋塌了。事故責任調查認定他有一定責任,判了三年,夢里連自己囚服的號碼都很清楚,而且和當時的一幫同事關在一個房間。醒來以后他嚇得特意開車去了那個橋一次。 說起來,工地是真辛苦的,而且是那種全方位的辛苦。 

          最明顯的就是環境太差,估計小伙伴都見過工地圍墻,里面立著兩層的藍色鐵皮施工房,這就是工程人員辦公住宿二合一的地方,保證你冬冷夏熱。工地里從來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從里頭出來的人和出來的泥頭車一樣,邊走邊掉渣子。 

          干活的時候不管天熱天冷都要露天,夏天頂著太陽站在水泥地上,冬天站在四面透風的露天場上。小伙伴說最慘的是一次夏天澆大體積混凝土,頭是四十度的太陽,腳在十度的水泥里(大塊水泥澆筑為了防止內部過熱,必須將水泥降溫)。 

          環境不好的一大特點是吃得差,網上很多工地人認為,他們廚子是沒考上新東方烹飪學校后出來報復社會,不然無法解釋怎么能把平凡食材做得如此難吃。一個提桶老哥走了以后,又舍不得工地的兄弟,跑回來賣盒飯,最后發現比干工地掙得多得多了。 

          為了驗證,我特意關注了一些做工地食堂的號,據說基本是這一類的天花板,看了以后我認為這天花板夠低的…… 不但環境不好,工地很多還都偏遠。這個很好理解,除了少量的拆遷改造的房地產項目和地鐵,絕大多數工地肯定都不在城市。比如修路修橋,肯定是在沒路沒橋的地方。加上工作特別忙,所以工地上的人出門也少,很多時候變得比山里的農民還要閉塞。以至于去一趟縣城,開車就要兩個小時,見到超過20個人都會很激動。 

          比如一個視頻里,一位從小長在重慶,大學在上海的小哥。在進入兩年鐵路工程局兩年后,對參加鄉下趕集都非常高興,認真地記錄了自己吃早點的過程。 

          還有一個和同事去住快捷酒店,然后退房的時候舍不得走,實在是不想回工地“坐牢”了。 地理位置偏僻,很多時候無處可去,所以工作時間非常的長。 

          無數工地人對于社會上抱怨“996”持輕蔑態度,在工地早上六點起來,干到下午六點吃飯,然后加班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對于工地人來說,除了“通宵打灰”這種反人類行為實在是讓人受不了,干個“606”算不了什么大事。 

          按照那個小伙伴的說法:“別的地方還是一個蘿卜一個坑,工地上十個坑,卻就硬是只準備八個蘿卜,哪個蘿卜閑了都有坑等你。” 又偏又忙,加上進了工地,快速曬黑三個色號,飲食不規律造成快速肥胖,很多人會煙酒一起來,搞得不論以前什么顏值,普遍的都會快速崩塌(說崩塌都說慢了,應該說直接就稀碎了)。 

          工地上男性的占比又接近99%(按照小伙伴的說法,扣下剩的1%是怕工地人驕傲),于是難免的終身大事就很容易耽誤了。 

          按照那位小伙伴的說法,他大學是有女朋友的,去工地三個月沒有見過面,后來見了一次對方差的認不出他了,再后來漸漸地黃了。家里介紹了一次,他和人聊了兩個月愣是沒能見面,最后和經理以辭職相威脅請了三天假(他工地去女方那里要10個小時),結果去了一次又沒下文了,女方后來說是家里不希望女婿是個黑人。 

          就算是有了老婆孩子,很多人也是常年兩地分居,一年里見不了幾次,這種日子比光棍還難挨,有的人有了家反倒跑得更快了。 

          所以網上有所謂“工地三寶——臺風停電來美女”,發生一件就值得加菜慶賀,如果三件同時發生,地球基本就保不住了。 

          至于工地上的風險,隨時一不小心就可能出事,小到踩釘子打破傷風,大到掉進水泥攪拌機里。各種安全事故每天都會發生,干工地的沒有不受傷的。夏天干活一天能喝10升水,但是休息的時候一點尿都沒有。每天爬上爬下就不用說了。這種日子過久了要說沒有點職業病,都是對工地的不尊重。 

          就算你很小心,有時風險也會自己找到你。有個造價師,居然被工地養的貓開了瓢,那貓從工棚頂碰掉下來一塊鵝蛋大小的碎磚。滾了半天然后正打在洗完澡出來的他頭,打的一頭血,足足縫了四針。全工地的人都笑他“哪有人洗澡不戴安全帽的?”(這個梗來自電影《黑社會1龍城歲月》的釣魚事件)。 

          最叫人心不平的就是很多211、985畢業的學生,到了工地也還是打灰拉線干起,學了多年的東西用不上。雖然據說干到總工和項目經理級別用得上。但是看當年中專畢業的項目經理也干得好好的,自己學的到底有多少用心里真沒底。 

          這個情況不只是工地,工程建設企業很多都有這個問題,即使是設計院這種聽起來最有技術要求的地方,絕大多數的工程都是普通工程。使用先進的制圖軟件,大量原本需要很多計算的工作都自動完成。不能說知識沒用,但是在工地上,使用的知識和書上的知識差異太大了,除了考證書上的東西作用很有限。 

          這些之外,最核心的就是收入少,這一點我經過了反復的確認,工地人的收入不能說非常低,但是如果考慮到上面那些困難,特別是算時薪的話,真的是低得離譜,大量新入職的低級技術人員。收入低地說出去,會被認為有賣慘眾籌的嫌疑。 

          所謂“三千塊絕對招不到一個民工,但是絕對招的來一個大學實習生。” 

          即使做了正式員工,收入也非常有限。前幾年幾乎可以說是白干,就算過幾年上了級別,收入的增加也很有限,再說高級別要忙的事情也多了不少。特別是對于好大學出來的,和學熱門專業的同學一比,真的是所謂“男怕入錯行。”以至于網上所謂“土木勸退一個,勝造七級浮屠”。當然了,他們也說“勸人學法千刀萬剮,勸人學醫天打雷劈”,具體我也不太清楚。 匯集在一起,就是年輕的就想著提桶跑路,年紀大的就是“這輩子就這樣了”,然后表示“家里孩子要是學這個,我一定打斷他腿”。 

           

          2.為什么如此慘


          其實據我的了解,工地上苦是一直如此的,多少年都是這樣,各種設施不完備,加上工期緊任務重。而且據年紀大的說,這些年隨著時代發展,已經比以前好了很多。早年日子更慘,這些年工地的條件有了顯著的變化,而且總體是一直在改善。 

          但是工地到底是個臨時設施,所處位置又偏,即使歐美發達國家,施工的地方也都大多非常簡陋。 

          說得直白一點,最主要的問題就是收入。“工資加個零,我今天就是累死,我就是從這邊跳下去,我都不能剩一點工作。” 

          多年之前,在21世紀起初時期,工地人的收入并不低。但是至少在最近十年里,收入沒有什么變化。不但是工地人,包括設計在內整個產業鏈上都是如此。 

          主要是因為隨著國家的發展,社會變了,不再是大發展大基建的時代。十年前一個經理能拿到20w,收入遠超社會平均,能夠在城市買車買房,雖說買了住不上幾天,但是起碼心里還是能平衡,對自己吃得苦有個交代。那時候做工程的收入,比起金融IT都不差的,特別是房地產的崛起,很長一段時間,大學土木建筑的錄取分幾乎是所有專業最高的。 

          2021年,物價房價變了多少,收入還是20w,這個收入就沒有什么優勢可言了,再說還要長期加班,個人生活又缺失。 

          更可怕的是和人比,同樣一個大學,去了互聯網和去了工地天上地下,誰比誰流淚。就算是普通工作,同樣學校的,這么多年了,收入少比你也少不了多少。人家起碼還能和家里人在一起,這一來心里不平衡和迷茫就來了。 

          而且隨著發達地區基建的減少,大量的項目越來越遠,地方越來越偏僻,想回家越來越難。如果出國,甚至兩三年才能回家一次。 除了收入增長停滯,更要命的是升級難。 

          以前在大基建時代,真的是發展快得要命,每天無數項目上馬,到處都缺專業的技術人員。一個大學生畢業進工地,好好干,大項目一個做下來就能升級一次,小項目做個兩次也升級,讓你趕快帶隊出去獨當一面。 

          那時三年做到總工,五年做到項目經理,簡稱“三總五項”。雖說有點夸張,但是五年總工七年經理還是可能的。 

          就好像海底撈剛開始的時候,如果加入的早,做事靠譜,因為開新店如同下餃子。一個員工很容易就成為店長,甚至一年做店長的,而店長的收入能高到幾十萬。 

          而每年畢業的相關專業學生數量太大,20年前全國大學只有一百多個學校開了建筑土木專業,到現在已經到了五六百家,還有師范學校也開建筑系,最后去工地。那時候一窩蜂地上馬,使得大量不管合格不合格的畢業生都進入這一行,搞得最后企業除了大學生好招,什么人都不好招。 這么多的學生,但是這些年來工程建設技術變化雖然大,具體工作流程沒多少進步。甚至因為高技術手段,很多工作技術含量更低了。 

          再說大多數工程,只要看得懂圖紙,按照上面寫得按部就班干,不違反規程不偷工減料,都不會出什么問題。 

          這一行業早年的快速發展,現在造成嚴重的僧多粥少,也就是“內卷”。以至于工程單位最重要的工作,一個是找活干,一個是結工程款,也就是你干工程,在這兩個領域干得好,基本上爽的要死。 

          而且現在有工程資質的公司太多,都想盡辦法壓價,很好理解,就算壓低到不掙錢也要干,不干的話這么多人閑著也要成本,以至于價格戰打的昏天黑地。 

          不但壓價,還墊資,也就是甲方不拿錢,干活的先掏錢墊著,干了再結款。結款的時候,沒有不扯皮的,據小伙伴的說法,每次結款都和打仗一樣。“喊啞了嗓,拍爛了桌,喝壞了胃和肝,最后還被扣著尾款。” 

          只要是干工程的沒有幾個身體沒問題的,早年在工地累得腰腿膝蓋累廢了,等當了領導五臟六腑都喝廢了。以至于單位每年體檢,幾個領導比誰不正常的項目多,誰少誰請喝酒。 

          說到底,是隨著20年的大建設基本完成,國內的各種項目不可避免減少,但是20年的積累,我們的基建狂魔屬性已經點滿。 我看到一個招工告示,說招土木專業大學生去非洲工地,每月工資居然只開7000人民幣。下面有人留言,說這種工資就是侮辱人,如果有人干了,下次他們會給的更少,直到讓你倒貼錢。 

          這個待遇之低有點驚到我。而且還是一家很有規模的正規公司,開這么價錢明顯是投石問路,這種做法實在是對全國工地人的挑釁。

           

          3.如何變化


          說了這么多,似乎沒有什么希望了。但是工程建設這個行業是不會消失的,如何能夠改變現在的情況,讓他往積極方向轉變? 

          不論是我詢問的人,還是網上的從業者,一個觀點就是“年輕人都不來干工地,這一行才有希望”,話雖說有些賭氣,但是可以說是現階段比較好的辦法。我前文提到過一件事,德國八千萬人,四千萬勞動力,工人只有兩百萬,其他的都去服務業了,所以他們工人的待遇非常好,“物以稀為貴”這個邏輯到哪都成立,工人太多,可不是互相壓價? 

          其實改變早幾年就在發生,工程公司招人越來越難。幾乎每一個從業者都說,新人入職培訓吃得好住得好,直到把你送到工地之前,你都覺得自己找對了工作。 

          甚至有的說到了工地,為了把新人留下,前兩個月,項目經理都讓新人在室內弄資料。直到確定你不能再以應屆生身份參加招聘,才會以“小伙子老坐著不好,我們到下面去看看,我給你介紹一下現場的情況。”為名帶你去干活。 “按照廣東話,這時候你就從靚仔變成叼毛了。”小伙伴邊笑邊說。 

          大學招生也越來越難,土木建筑的招生分數線已經降了下來,說明很多人已經從各處知道了不少事,這幾年的頹勢已經不可避免地傳導到了社會上。 

          2020年清華大學發布了強基計劃之后,有一系列大類專業設置調整,其中最醒目的是土木類不再一批次招生,只在提前批和貧困批招生,并且強制規定了提前批不準轉專業。把土木放在了提前批次,說明學校已經知道難以吸引到人。 對于這次調整,大家的解讀就是清華搞了個“官方勸退”,很多工地人對清華大加贊揚,稱之“業內良心”。 

          這幾年工地的條件變好,領導對于新人態度也越來越好。一旦有提桶思想,一般都是表示理解,然后先畫餅,不行就放假,再不行就承諾轉你去輕松崗位。雖說都是些空話,但是據說這是工地人最能感受自己價值的時刻了。 

          前二十年,在整個行業已經積累了大量骨干,這些人短時間都不會退休,這保證至少后十幾二十年中國的工程建設實力依然不會有多少下降。 出海算是一條路,不好走,但是如果能全面開拓海外市場,起碼消化一部分積壓的生產力,讓一些人從嚴重內卷里走出來。 

           

          4.尾聲


          工地上都自稱“牛馬”,說“羨慕996”,雖然有調侃,但真的有現實寫照。 

          中國速度,基建狂魔,說起來是每個國人的驕傲。而這些的基礎,是大量在工地工作的人。二十年來這些人做出了巨大的貢獻,現在內卷得這樣嚴重,已經影響到了后續的發展。 

          雖說都在勸人“提桶跑路”,但是大多數人還在想著考證提高自己。 

          因為大量的沉沒成本,使得改行并不容易,特別是985、211的建筑土木專業學生,現在和同學比較起來,真的是除了自嘲“牛馬”,沒有別的辦法排遣。 有一個視頻最后把我看得破防了。up主不小心掉進了兩米的下水道,從腳到頭全摔了還弄得一身臟,一邊收拾一邊自嘲,彈幕上一排排的“笑著笑著我就哭了。” 

          真的希望能有改變,按照這個小伙伴的說法:“趕工期是免不了的,累也是免不了的,也不指望能嚴格計算加班費,就希望既然平時釘在工地了。能不能把時間積累一下,集中起來每個人每年能錯開時間放三個月假,休息一下陪陪家里人。都說海員辛苦又寂寞,我看他們干一段時間也能休息一段時間的啊。” 

          似乎覺得這個要求“太高”了,他還解釋了一句:“其實,如果這樣,大家干活也踏實,晚上加班效率也能高一些。到時候跑的人能少一點,天天跑也會耽誤進度,細算不一定就虧多少……” 

          他們行業的事我也不太懂,不過我也覺得,還是要多照顧下工人的感受,哪怕每次稍微改善一點點,時間長了都會有大變化。寫本文也是這個目的,希望大家能多了解一些土木人的辛苦,如果有關單位能盡量去改善下他們的待遇,那就更好了。

           


          網站首頁 | 公司簡介 | 污水處理 | 廢氣處理 | 環保技術咨詢 | 新聞中心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