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e id="ud045"></pre>
        2. <track id="ud045"><ruby id="ud045"></ruby></track>
          分享園地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分享園地 >分享分類
          讀76年前的《科學:無盡的前沿》報告,從美國科技爆發產生的一些感想
          日期:2021/12/6 16:24:18 人氣:194

          《科學:無盡的前沿》報告,其實是19457月范內瓦.布什遞交給當時的美國總統杜魯門的一份報告的名字,范內瓦.布什(Vannevar Bush)當時是白宮科學研究與發展辦公室的主任,他在任時推動美國進行的一系列研究,成為美國在二戰時取得戰爭勝利的關鍵。

          這些革命性的技術進展包括可輸注的血漿,青霉素,抗瘧疾藥,雷達,高性能飛機,用于引爆彈藥的近炸引信和原子彈等等。

           

          這其中尤其要提下近炸引信,這個東西是干啥的?

          美國《國家利益》雙月刊網站2015125日發表題為《美國五種最致命的二戰武器》的文章,作者是邁克爾·佩克,文章提到的第一種武器就是近炸引信,文章說:

          “美國在二戰中取勝的秘訣在于質量和數量。美國的武器裝備不僅遠遠多于和優于軸心國的武器,而且還幫助英國和蘇聯等盟國的武器裝備達到同樣水平。

          這倒不是說每款美國武器都很強大。無處不在的M-4“謝爾曼”坦克數量眾多,但性能卻很普通。P-40P-39等早期美國戰斗機也沒什么可夸贊的(除了在“飛虎隊”隊員手中),同時美國潛艇魚雷經常出現啞彈的糟糕情形,這種情況直到1943年底才有所改觀。

          但憑借自己雄厚的工業和技術基礎,美國還是生產出一些優秀武器,包括近炸引信:

           

          炮彈引信通常不被視作武器。但日本飛行員和德國步兵對此卻有不同認識。

          問題在于,當一個地區的大多數防空炮缺少雷達或精密火控計算機時,這些防空炮擊中目標的幾率不大。因此,計算讓數英里高的炮彈和飛機軌道在何處相交所需的計算非常復雜,從而必須平均發射數千發炮彈才能成功攔截飛機。

          當美國軍艦遭遇日本“神風特攻隊”時,上述問題變得十分緊迫。摧毀一架決意與你的艦艇相撞的飛機意味著必須迅速擊落這架自殺式飛機。

          后來有人提出一個好主意:在每枚防空炮彈前端安裝一臺微型雷達。一旦這種炮彈所載雷達察覺足夠接近目標,則炮彈就會被引爆,釋放出大量覆蓋廣泛區域的碎片。這種近炸引信幫助美國海軍挺過了“神風特攻隊”的襲擊。

          在二戰期間的坦克大戰中,這種近炸引信也為陷于困境的美國陸軍提供了幫助。”

           

          這里面的近炸引信,英文中叫做variable time fuse(VT引信,可變時間引信),當然,布什的報告中并沒有提到近炸引信,這是為本書寫導讀的美國科學促進會前首席執行官拉什.霍爾特(Rush D.Holt)在導讀中提到的,他同時總結了布什報告提出70多年來的實際執行效果,以及遇到的一些問題和爭議。

           

          好我們回來,正是因為科技在美國贏得二戰中發揮的巨大作用,使得美國上下更加的認識到科技的重要性,因此在194411月,當時的美國總統羅斯福給范內瓦布什寫了封信,

          其中提到:“在未來的和平時期,由科學研究與發展辦公室以及大學和私營企業成千上萬的科學家所開發的信息,技術和研究試驗,理當被應用于提升國民健康,創建新企業及就業機會,以及改善國民的生活水平。”

           

          羅斯福在信中提出了四個問題(為方便理解,我這里不直接用原文的中文翻譯,因為翻譯很尊重報告原文,是直譯的,比較晦澀)

          1:戰爭期間為了戰爭勝利而開發出來的科技,如何在保證軍事安全且獲得軍方批準的前提下,盡快的用于民用?這樣可以為退伍軍人和其他勞動者提供工作崗位,并且大幅提高國民福利。

          2:在疾病的治療方面,我們應該如何組織科學研發?目前在美國,每年僅一兩種疾病所造成的死亡人數就遠遠超過在二戰中失去的生命總數。

          3:政府應該如何促進公共機構和私人機構的研發活動,如何處理這兩者之間的關系。

          4:希望提出一個能發現和發展美國年輕科技人才的規劃,以確保美國的科技研發保持在戰爭期間的水準。

           

          很明顯,作為美國總統,羅斯福提出的四個問題中,

          前兩個是要解決美國當下的問題,

          美國二戰中的軍人數量急速膨脹,到戰爭末期已經達到1000萬人以上,在勝利即將到來之際,這些軍人都要逐漸復員退役的,那么為這些年輕人安置工作就成為一種需求。

          同時對于美國來說,戰爭也產生了工業品需求,戰爭結束后這個需求消失,因此美國需要通過把戰爭期間研發的科技用于民用產品,實現產業進步來創造更多更好的工作崗位。

          另外就是美國的疾病死亡人數眾多,一兩種疾病每年造成的死亡人數就超過了二戰帶來的死亡人數,這也是需要解決的問題。

          而后兩個問題則是解決美國科技長期發展的問題,

          科技的研發既有政府等公共機構在投入,也有企業等私人組織在投入,那么政府應該如何處理兩者的關系才能更好的推進科技研發工作。另外就是如何在培養美國年輕一代科技人才上面,有一個長期的規劃。

           

          當布什完成并且在19457月提交報告時,羅斯福已經去世了,此時的美國總統是杜魯門,我們中國人也是比較熟悉這個總統的,因為國內解放戰爭,以及抗美援朝時期的美國總統都是他,1953年卸任,國內前不久熱映的電影《長津湖》,美國在任總統就是杜魯門。

          在報告中,布什首先闡述了科技的重要性,

          當然他首先提到了青霉素和雷達等科技成果對于獲得二戰勝利的重要性,“包括海外部隊在內的全軍各種各類疾病死亡率,已經由一戰的千分之14.1下降到二戰時期的千分之0.6,諸如黃熱病,痢疾,斑疹傷寒,破傷風,肺炎和腦膜炎等嚴重疾病,已幾乎全被青霉素和磺胺類藥物,殺蟲劑滴滴涕,質量更加的疫苗以及改進的衛生措施所攻克”

          同時“在過去的40年中,美國人的預期壽命從49歲增加到65歲,這主要源于嬰兒和兒童死亡率的下降。在過去的20年中,兒童的死亡率降低了87%

           

          同時是科學使得“在和平年代的周六晚上,之所以有數百萬個人的口袋能夠被工資填滿,是因為新產品和新產業為無數美國人提供了就業機會”

          1939年時,有數百萬人從事的是在一戰結束時尚不存在的行業,其中包括無線電,空調,人造絲和其他合成纖維等等,而塑料正是得益于這些行業而誕生的產品之一

          應該說我看到這句話是非常合胃口的,這和我現在研究中國各個新興產業的進展是類似的,新興的產業不只是能夠帶來新的崗位,而且這些崗位的薪資往往高出傳統行業不少,我們可以看下過去十年在中國興起的半導體產業,智能手機產業,外賣行業,自媒體和直播行業等等,都帶來了大量的新崗位。

           

          布什也提到了科技對農業發展的貢獻,包括農作物抗病,更短的生長周期,家畜疾病預防治療等等。

          科學的進步一旦應用于實踐,則意味著更多的崗位,更高的工資,更短的勞作,更豐富的農作物,人們可以有更多的閑暇用于娛樂,學習,可以拋棄煩瑣的生活,遠離長久以來的勞苦。科學的進步也將帶來更高的生活水平,使疾病得以預防或治療,促進我們對有限資源的保護,并為抵御侵略提供更多保障”。

          同時布什提到:

          1900-1945年,美國人口從7500萬增加到1.3億。在一些國家,這樣的人口增長早就帶來了饑荒。但在這個國家,伴隨人口增長而來的卻是更豐富的食物供應,更好的生活,更多的休閑,更長的壽命和更健康的身體。這主要應歸結于三大因素:在民主體制下,充滿活力的人民能夠自由發揮其主動性;國家財富極大豐富;科學取得進步并得到應用”

           

          政府要有統一的機構來制定和執行國家層面的科技政策

          布什同時在報告中提到,在當時的美國,盡管政府從19世紀就已經成立了海岸與大地測量局,海軍天文臺,農業部和地質調查局等部門,同時1900-1939年,美國聯邦政府在內部成立了超過40個科學研究機構,但是美國沒有關于科學發展的國家政策,

          “政府內部沒有任何機構來負責制定或執行國家科學政策。國會也沒有專門討論這一重要問題的常設委員會”,“我們理應將它(科學)推到舞臺的中心”

          我理解布什報告說出了當時美國存在的“體制問題”,也就是研究機構是各個分散的部門,而沒有一個統一的部門來制定和執行國家層面的科技發展政策。

           

          布什還在報告中提到:

          軍事問題,農業,住房,公共衛生,某些醫學研究以及那些超出私人機構資本承擔能力的高成本研究,則應得到政府的積極支持。但迄今為止,除了科學研究與發展辦公室所主導的關于戰爭的集中性研究,政府在這方面的支持一直不夠且不穩定”

          這一段很清楚的說明了他認為美國政府應該積極支持的研究方向,我覺得這里提到的這些產業非常有前瞻性,其實從中國今天的情況來看,我覺得也是高度類似的,

          軍事,農業技術(農藥,化肥,種子,新品種),基建,醫療技術等都是國家的投入占主導,因為確實私人機構在承擔成本方面是有限制的。

          我們現在關注的航空母艦,艦載機,隱形轟炸機,核潛艇,大型工程,先進農業技術等等,國家都投入了大量的資金在搞。

           

          基礎研究要以高等院校和研究機構為中心,同時要保障研究自由。

          同時布什報告認為“大學以及研究機構,無論公立私立,都是基礎研究的中心”。

          同時“他們(學者)理應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探索未知,自主選擇研究的方向”

          研究自由在任何政府資助的科學規劃中都必須得到保障”。

          范內瓦布什的報告非常的強調研究自由,而這一點也在美國引起了不同的意見和爭議,

          在當時,一個美國參議院基爾戈爾也提出了一個科技發展的立法方案,和布什的報告不同,基爾戈爾更強調科技研發也應該貼近社會的需求,因此設立的專門科技機構不應該只是由科學家來組成,也應該納入普通公民,教育家,勞工領袖來管理,而且領導人需要由總統來任命。

          包括為本書寫導讀的拉什霍爾特,也提出來,在布什報告幾十年后,“科學事業雖蓬勃發展,卻未能阻止成千上萬人因未能接種疫苗而將自己的子女置于真實存在的風險之中,科學進步也不足以讓美國應對2020年的新冠病毒大流行”,認為布什報告所提倡的科研體系在促進研究繁榮的同時,“也促成了科學與公眾的隔絕”。

           

          范內瓦布什強調研究自由也是有原因的,我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是他認為這樣做對科技進步最為有利,因為報告中寫道:“基礎科學的特性之一是它能開辟出多種引發進步成果的途徑。許多最重要的發現都是出自截然不同的實驗本意。從統計學上講,可以肯定的是,重要的發現都是某些基礎科學研究的結果。任何一項特定研究的結果都無法被準確預測。

           

          就以醫學研究為例子,

          在報告中他提到“與醫學進步有關的發現通常來自遙遠的學科或出乎意料的發現”,

          心血管疾病,腎臟疾病,癌癥以及類似疑難雜癥的治療進展,完全有可能源自某些毫無關聯學科的基礎發現,甚至是源自研究者某些完全意料之外的發現

          同時報告認為政府應該做的是資金支持,以及在專項問題上協作攻關,

          例如“正是因為政府協調和支持了青霉素的研究和發展計劃,這種新藥物才得以被及時輸送到我們的軍隊,挽救了無數的生命”,

          “抗瘧疾藥物的研發工作多年來一直進展緩慢,但在戰爭期間,政府的支持大大加快了這一進程。”

          類似的醫學進步案例還有很多。政府提供全面的協調和支持以取得相關成果,同時政府并沒有對這些合作機構應該如何開展具體工作指手畫腳

          報告之所以強調政府要做協調工作,是因為“新的治療藥物和治療方法的發現通常來源于醫學和基礎科學的基礎性研究。要使這些材料和方法能夠為醫生所用,就需要醫學院,大學的科學部門,政府和制藥企業等協同合作,這個過程中,政府的倡導,支持和協調可謂極具功效”

           

          加強基礎研究投入,同時解決不均衡問題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布什報告中提到了美國全國科技均衡發展的問題,

          第一個不均衡是高等院校和研究部門之間的經費不均衡

          例如“醫學研究的主要場所是醫學院和大學”

          然而醫學院校研究部門的發展非常不均衡,因此大多數的重要研究都是在少數大學完成的。這種情況需要得到糾正,我們應多支持那些實力較弱的研究機構,尤其是在那些目前沒有活躍醫學研究活動的地區

          我感覺布什報告提到的問題,和今天的中國一對比是有很多啟發的,例如這個均衡發展的問題,我國的優質高校分布就很不均衡,而且博士生在高校的就業競爭也越來越激烈,應該在河南省,山東省等優質高校缺乏的人口大省,多支持建立幾所一流大學,畢竟一所一流大學就能提供數千個研究崗位了,這對緩解博士就業內卷,同時充分的利用優秀人力資源是有好處的。

           

          布什報告還提到了另一個維度的不均衡:

          1:工業(企業)和政府用于科學研究(幾乎全部是應用研究)的開支在1930-1940年間增加了一倍多。1930年,它們的支出是學院,大學和研究機構的6倍,到1940年則已經接近10

          2:在此期間,高等院校的科研支出增加了50%左右,而受捐贈研究機構的科研經費卻在緩慢下降。

          高等院校和研究機構若想滿足產業和政府對新科學知識迅速增長的需求,則應該利用公共資金加強其基礎研究。”

           

          這個報告提到1940年美國應用研究的開支幾乎是基礎研究開支的10倍,因此需要加強對基礎研究的投入,我查詢了2020年中國《2020年全國科技經費投入統計公報》

          2020年,全國共投入研究與試驗發展(R&D)經費24393.1億元,增長10.2%,增速比上年回落2.3個百分點;研究與試驗發展(R&D)經費投入強度(與國內生產總值之比)為2.40%,比上年提高0.16個百分點。

          分活動類型看,全國基礎研究經費1467.0億元,比上年增長9.8%

          基礎研究的統計局官方定義是:

          “指一種不預設任何特定應用或使用目的的實驗性或理論性工作,其主要目的是為獲得(已發生)現象和可觀察事實的基本原理、規律和新知識。”

           

          應用研究經費2757.2億元,增長10.4%

          這個應用研究是指把基礎研究得來的成果,來研究可以用于哪個領域,統計局定義是:

          指為獲取新知識,達到某一特定的實際目的或目標而開展的初始性研究。應用研究是為了確定基礎研究成果的可能用途,或確定實現特定和預定目標的新方法。”

          試驗發展經費20168.9億元,增長10.2%

          這個試驗發展經費主要是指開發具體的產業和工藝,統計局官方定義是“指利用從科學研究、實際經驗中獲取的知識和研究過程中產生的其他知識,開發新的產品、工藝或改進現有產品、工藝而進行的系統性研究。”

          因此應用研究和試驗發展經費都可以視為應用類研究的支出。

          2020年基礎研究、應用研究和試驗發展經費所占比重分別為6.0%11.3%82.7%

          換句話說,2020年我國用于技術應用的研究經費是基礎研究經費的15.67倍,這比美國1940年的10倍可還要高多了。

          二戰時的美國大量的使用來自歐洲的基礎研究成果,這和現在的中國也大量的使用來自西方的基礎研究成果是類似的,那么現在中國也要像當年的美國一樣,加大對基礎科學的研究投入,把自己本身變成基礎研究大量產出的平臺,這樣才能保證科技的長期發展,為技術和產業的進步提供源源不斷的水源。

           

          布什報告提到的第三個不均衡是不同規模和不同行業的企業受益不均衡的問題,

          “基礎研究的益處并不會均等的或以同樣的速度惠及所有的行業,一些小企業從來沒有從中受惠”

          因此布什報告建議考慮為這些企業成立“研究診所”,讓企業家們可以比現在更多的利用研究成果。

           

          工業技術應用研究需要稅制改革和專利建設

          除了成立專門的科技機構,加大對基礎研究的經費投入,以及解決不均衡的問題之外,布什報告還提出稅制改革和專利制度建設以加強工業應用技術研究,

          “影響工業研究數量的最重要因素之一是所得稅法。政府在這個問題上的所作所為將影響工業技術進步”

          “應當修訂《國內稅收法典》,以消除目前在將研發支出作為日常費用抵扣凈收入方面的不確定性”

          認為“專利制度應繼續以憲法所規定的方式為國家服務,因為它向來是保持我國產業活力并令其脫穎而出的一項必要因素”

           

          除此之外,布什報告還強調要加強科學信息的國際交流,官方應該協助安排國際科學會議,對出席此類會議的美國科學家給予官方認證,對在美國常駐的外國科學家提供翻譯服務,以及提供國際研究獎學金,使得科技信息得以快速流動。

          另外布什報告還建議除了政府支持之外,“必須盡可能的保留私人對工業界,高等院校以及研究機構的支持,這些私人財源應繼續承擔其研究捐助者的角色

           

          科技人才的選拔

          布什報告還專門用一個部分介紹了科技人才的革新問題,

          甚至用到了“問題的本質”作為標題,并且提到“在所有可以用科學一詞來指稱的領域,人都是其唯一限制因素”,強調了人才的重要性,

          但是也專門做了一個警告,

          那就是“以犧牲社會科學,人文科學和其他對國民福祉至關重要的研究為代價來發展自然科學和醫學研究,這是一種愚蠢的想法”

          “科學人才的發現和發展計劃必須考慮到社會其他領域對高級人才的需求。…..高級人才的數量永遠無法滿足國家的需要;我們不應當將超出科研需求的過多高級人才吸引到科學領域”

          我覺得這個想法還是很有深度的,高級人才不能都當科學家嘛,金融界,企業管理,政府高級官員,軍隊領袖都需要有高級人才。

           

          同時布什報告提到了在當時的美國存在的嚴重“戰時人才赤字”的問題,簡單的說就是太多的年輕人都進入了軍隊當兵打仗,而沒有進入大學讀書,導致訓練有素的年輕研究人員日益短缺,而且這個情況還將持續很多年。“因為即使我們現在就開始培養當前的高中畢業生,他們也要到1951年才能完成研究生學業并正式邁入實際科學研究的大門”,

          因此報告建議要在大量的軍人當中尋找人才,要在部隊“通過整理檔案找出戰爭之前或戰爭期間就已經展出科學才能的那些人…..盡快令那些服役軍人前往本地或海外的研究機構,重啟他們的科學教育”。

           

          同時報告對于人才的選拔原則,有一段非常精彩,我甚至覺得從中讀出了一種豐沛的感情,以至于我想全部摘錄這一段:

           要造就頂級的科學研究者,我們就必須先選擇一個相對較寬泛的范圍來對高級人才進行選拔,然后在后續事件和更高的層次上不斷的進行篩選。沒有人能直接從最底層選出頂級的人才,因為一個人是否會成為頂級研究者,會受到很多無法衡量的和未知因素的影響。這些因素包括智力和性格,精力和健康,幸福感和精神活力,興趣和動力,而且誰也不知道還有什么因素會必須包含在這個超級數學演算之中。

           

          我們認為,即使全知全能,我們可能也不會給你一份可以讓你一舉造就頂級科學家的計劃。我們之所以有如此想法,是因為我們并不熱衷于設立一個特權集團。在這個立憲共和國中,我們認為最好的計劃是為各種各樣的人和擁有各種條件的人提供機會,以使他們能夠自我提升。這是美國的方式,這就是美國何以為美國的原因。我們認為非常重要的是要營造出一種環境,即在這個國家之中,除了能力本身,任何人在智力上的雄心都不會受到任何限制。我們認為非常重要的是,每個男孩和女孩都應該知道,如果他們能夠展現出自己的能力,他們的前途都將不可限量。即使后來證明他們沒有取得頂級成就的必備條件,但如果他始終知道自己前面是一片沒有止境的前沿,他也能夠比原本走的更遠。

          我不得不說,這一段我讀了好幾遍,寫的非常精彩,將其價值觀和優秀的一面表達的淋漓盡致,以至于看完這一段甚至有點想高喊“USAUSA!”的沖動。

           

          但是理念歸理念,美國大學水平確實高,可以說是全球頂尖水平,涌現了大批的頂尖科學家,

          但至少在高中及其以前的這一段的公平機會給予,我覺得是不如中國的,中國大力把高水平教學建立在公立學校上,而不是采取建設在學費昂貴的私立學校上,同時采取中考和高考的以知識為核心的統一選拔形式,這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富人孩子的優勢,給予了更多的公平機會。

          另外在一個寬泛的基礎上進行選拔,并不是毫無弊端,也要考慮比例問題,比如高校的“非升即走”制度,那些到期沒有能夠升成副教授而被淘汰的高校講師,走向社會的時候很多年齡都很大了,還要面臨結婚生子買車買房的問題,所以不能說搞10個留1個,其余9個淘汰,這個也是不行的。這個制度在布什報告出來之前就在美國提出來了,到現在已經運行了多年,體現在非升即走中升的比例比較多,不會搞十個留一個這種大規模淘汰,而且客觀評價體系成熟,在國內也搞了很久的試點了,但還有各種問題需要完善,本文不討論。

           

          對于人才的培養,布什報告提到當時的美國每1000個小學五年級學生中,只有400個能夠讀到高中畢業,只有72個能讀到大學畢業,而其中的原因有

          “負擔不起繼續接受教育的費用”“當地沒有合適的中學或大學”

          “許多有前途的人本可以完成他們能勝任的學業,商業和工業界過早給他們提供了就業崗位”等等。

          因此“為了擴大科研人才隊伍,我們有必要增加大學生的整體人數”,因此需要“改善高中教育,幫助那些有天賦的學生完成高中學業”

          同時建議“設置一定數量的本科獎學金和研究生獎學金以及高級培訓和基礎研究的補助金”

          不過布什報告提出的獎學金規模讓我有點吃驚,不是太多了,而是感覺太少了,報告中說“我國每年可為24000名本科生和900名研究生提供獎學金,這一方案若得到全面實施,則每年將花費約3000萬美元”。

          每年獎學金才覆蓋兩萬多名本科生+研究生?我讀大學時,我記得班上成績大約在前30%左右就可以拿學校的獎學金,二十六七個同學大約有七八個可以拿到,我現在還記得是因為當時我就拿過。

           

          布什報告還提到了戰爭時的科技研究公開的問題,說“戰時醫學研究的大部分成果已經公之于眾”,認為這些信息“為了公眾的利益,除非軍事安全部門另有規定,這些知識其實應得到更廣泛的傳播”

           

          在報告的最后,布什建議成立專門的獨立機構來負責美國科技政策的制定和執行,同時認為“基礎科學研究機構不應設置于經營機構之內,因為研究并非經營機構關心的頭等大事”,同時“科學從根本上講是一元的東西。獨立機構的數量應保持在最低限度”。

          同時對機構的運行制定了五個基本原則,包括管理人員任命,不自己運營實驗室,而是負責出錢,機構需對國會和總統負責等等,其中尤其是“機構能夠以經常性撥款5年或更長時間的規劃承付經費”。

          另外布什報告認為“某些類型的研究,例如對現有武器的改進,最好在軍事機構內完成,然而,涉及將最新科學發現應用于軍事需要的長期研究工作,應由大學和工業界中的文職科學家負責”“這兩種研究都要繼續進行,兩個小組之間要保持最密切的聯系”

          在布什的報告中,這個要單獨成立的機構叫做“國家研究基金會”,同時提出基金會出錢,由研究機構搞出來的研究成果和專利,“決不能強制要求將這些發現的所有權利轉讓給政府,但在特殊情況下公眾利益是否需要這種權利的讓渡,則應由主任和部門自行斟酌”。

           

          在布什報告當時提出的機構對科研項目的資助規模,第一年3350萬美元,第五年達到1.225億美元,看起來并不大,但考慮到這是在美國已有的投入基礎上的新增金額,這毫無疑問是有意義的。布什報告提交后,經過多年的討論,1950年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SF)成立,資助了大量的美國科學項目。


           

          以上是對布什報告的一些讀后感想。

          國內出版的中文版也挺有意思的,加上了很多國內行業大佬對此書的讀后感,我看完第一遍之后是有些自己的想法的,再看書里面國內大佬們的讀后感,感覺又有些啟發,大佬就是大佬,確實擁有很多獨特的知識和思考。

           

          很有意思的是其中一位大佬寫的讀后感,是國內一家人工智能公司的總裁,我一直覺得這家公司不錯,而且他寫的讀后感中透露出的科技發展理念,讓我覺得很有思考,我也很認同,可以說是這些讀后感中我讀的認同感最高的一篇,看來以后我要多關注這家企業的發展,或許能從中受益。

           

          另外在有的大佬的讀后感中,也提到了美國在對布什報告的爭論中,提出了在純基礎研究(玻爾的研究)和純應用的研究(愛迪生的研究)之外,還有一類研究是應用激發的基礎研究,可以稱作巴斯德象限的研究。之所以稱之為巴斯德象限,是因為巴斯德在生物學的許多前沿性基礎工作上的動力是解決實際難題。

          這點我覺得也很有智慧,布什提出的科學家在基礎研究中的絕對自由其實是不可能的,也需要根據社會的應用來進行有方向的基礎研究。

           

          看完此書后,這兩天我和我老婆討論起給孩子們報課外班的事情,我突然想起,一個家庭和資金支出,跟一個國家其實多少是有些類似的。

          這幾天我和老婆討論的,孩子可以報的課有鋼琴課,游泳課,樂高課等等,

          如果用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來類比的話,

          游泳課這種可以類比成應用研究,因為游泳具有實用性,學會游泳可以提升孩子的自救能力,關系到生命安全,這個實用性很強。

          鋼琴課則應用性稍弱,但會學習到基礎樂理知識,這個基礎樂理知識以后是可以在學習其他的音樂類應用(例如吉他)中用到的;

          而樂高課現在看起來更類似基礎研究,說是可以鍛煉孩子的空間想象和動手能力,但是技能實用性不高,而且這種基礎性鍛煉最終有多大價值我們還不明確,畢竟我倆小時候都沒有上過樂高課,不一樣學習還可以。

           

          因此我來排序的話,游泳課是一定要學的,應用性最強;

          鋼琴課排第二,雖然應用性弱了些,但至少基礎樂理知識以后是可以用到其他樂器的;

          樂高課排第三,更像是純基礎研究,或許哪天得到的就能用上,但是不明朗。

          我感覺我的思路是在出錢給孩子報班時,更強調以實用技能為主,基礎訓練為輔助。但是不管比例如何,基礎訓練和使用技能學習都是要有的。

           

          對整個中國而言,由于我們長期在追趕者象限,因此在研發經費投入時,以提高國民就業和產業發展的應用研究為主,基礎研究為輔,所以我們諾貝爾自然科學獎級別的基礎研究成果很少出現,但現在隨著中國在科技實力上不斷接近西方國家,在一些領域甚至已經進入無人區,加強基礎研究投入的時代也在逐漸到來了,

          2020年和2015年對比,2015年基礎研究經費只占R&D經費的5.1%2020年已經占到了6.0%,基礎研究經費從716.1億元增加到了1467.0億元,五年的時間翻了一倍,預計未來還會持續的增長,支撐我國的基礎研究產出增加。

           

          以上是讀完《科學:無盡的前沿》之后的一些感想和思考。

           


          網站首頁 | 公司簡介 | 污水處理 | 廢氣處理 | 環保技術咨詢 | 新聞中心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