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e id="ud045"></pre>
        2. <track id="ud045"><ruby id="ud045"></ruby></track>
          分享園地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分享園地 >分享分類
          金沖及:辛亥革命的勝利和失敗 | 辛亥革命110周年
          日期:2021/10/11 9:43:03 人氣:283

          中華民族在20世紀初寫下的最早的光輝篇章是1911年的辛亥革命。這樣一場有著比較完備的近代民族民主政治綱領并席卷全國的革命運動,在中國過去歷史上還不曾有過。它充分顯示出中華民族是一個有智慧、有骨氣、蘊藏著巨大潛力的民族,決不會甘心屈服于外來的壓力。當許多人認定這個古老的民族已經瀕臨滅亡的時候,它卻出人意料地掀起了一場巨大的革命風暴,為民族的重新振興開拓了道路。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義爆發。革命軍在武昌成立湖北省軍政府。

           

          辛亥革命的勝利和失敗
          | 金沖及


          親身參加過辛亥革命的林伯渠,在半世紀前曾經很有感慨地說:“對于許多未經過帝王之治的青年,辛亥革命的政治意義是常被過低估計的,這并不足怪,因為他們沒看到推翻幾千年因襲下來的專制政體是多么不易的一件事。”林伯渠是中國同盟會成立初期就入會的老會員。他這段語重心長的話,說得十分中肯。


          辛亥革命的爆發,是有深刻的社會歷史根源的。20世紀初,在帝國主義列強的侵略下,中國已處在存亡危急之秋。賣國的腐敗到極點的清朝封建統治者,卻頑固地拒絕任何社會和政治的根本改革。受盡壓迫和凌辱的中國人民已無法照舊生活下去。只有經過一次革命,改變舊的社會和政治制度,中國才能避免淪為殖民地的命運。因此,這次革命的爆發是不可避免的。


          辛亥革命的歷史功績可以舉出很多條。其中突出的一條,就是推翻了統治中國幾千年的君主專制制度。這在當時確實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我們不能把從君主專制到建立共和國,只看作無足輕重的政體形式上的變化,甚至只看作換湯不換藥的招牌的更換。


          中國在君主專制政體統治下經歷過幾千年的漫長歲月。這是一個沉重得可怕的因襲重擔。多少年來,至高無上的君權一直是封建主義的集中象征。人們從幼年時起,頭腦中就不斷被灌輸“三綱五常”這一套封建倫理觀念,把它看成萬古不變的天經地義。“國不可一日無君。”“天地君親師”的牌位到處供奉著。君主成了代表天意、站在封建等級制度頂巔的最高代表。每個人在這種制度面前,必須誠惶誠恐地遵守“名分”,不容許有絲毫逾越。這就是所謂“父子君臣,天下之定理,無所逃于天地之間”。誰要是敢有一點懷疑,輕則叫作“離經叛道”“非圣無法”,重則成了“亂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紅樓夢》里的王熙鳳有一句名言:“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可見在那個時候,誰要是想把“皇帝拉下馬”,就得要有“舍得一身剮”的勇氣,一般人是連想都不敢想的。


          到了近代,民族矛盾和階級矛盾的急遽激化,使中國社會處于劇烈的動蕩和變化中。人民群眾的反抗斗爭前仆后繼。但是,直到以孫中山為代表的資產階級革命派登上歷史舞臺前,還沒有一個人提出過推翻君主專制制度的主張來。轟轟烈烈的太平天國革命是中國舊式農民革命的最高峰。洪秀全做了天王,其實還是皇帝。義和團運動的口號更只是“扶清滅洋”。資產階級改良派鼓吹愛國救亡,介紹了不少西方的社會學說和政治制度到中國來,起了巨大的啟蒙作用。可是,他們把忠君和愛國看作一回事。而那時世界上的主要資本主義國家,除法、美兩國外,英國、日本、德國、意大利、奧匈帝國、沙俄等等無一不保留著君主制度。所以,康有為提出以俄國彼得大帝和日本明治天皇的改革作為中國學習的榜樣,在許多人看來是很有理由的。


          孫中山正是在這樣的歷史條件下,破天荒第一次在中國歷史上提出了推翻君主專制制度、建立民主共和國的主張。中國同盟會明確地把“創立民國”作為自己的奮斗目標之一。它在第二年冬頒布的《革命方略》更是響亮地宣告:“今者由平民革命以建國民政府,凡為國民皆平等以有參政權。大總統由國民公舉。議會以國民公舉之議員構成之。制定中華民國憲法,人人共守。敢有帝制自為者,天下共擊之。”這在當時確實是石破天驚之論!比一比,從“亂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到“敢有帝制自為者,天下共擊之”,這是何等巨大的根本性的變化!


          他們堅韌不拔地通過報刊鼓吹,秘密宣傳,使這種觀念越來越深入人心。到辛亥革命爆發時,推倒君主專制制度,建立民主共和國,已成為大勢所趨、人心所向。任何力量都已無法把它再扭轉過來了。


           


          辛亥革命果真把“皇帝拉下馬”了,把統治中國幾千年的君主專制制度推倒了。這一下,真是“把天捅了一個大窟窿”。它帶來的直接后果,至少有兩條。


          第一,使中國反動統治者在政治上亂了陣腳。中國封建社會本來有個頭,那就是皇帝。皇帝是大權獨攬的絕對權威,是反動統治秩序賴以保持穩定的重心所在。辛亥革命突然把這個頭砍掉了,整個反動統治就亂了套了。在這以后,新的統治人物像走馬燈似的一個接著一個登場,卻始終建立不起一個統一的穩定的統治秩序來。不用說人民革命的浪潮一浪接著一浪,就是反動陣營內部也無法再保持統一。這自然有很多原因,而辛亥革命在這里所起的巨大作用是無法抹殺的,清朝政府這時又已成為帝國主義列強統治中國的馴順工具,推倒它,又是對帝國主義列強的一次沉重打擊。因此,這次革命就為日后中國人民革命的勝利發展開辟了道路。


          第二,使中國人民在思想上得到了一次大解放。皇帝,該算是至高無上、神圣不可侵犯的了。如今都可以被打倒,那么還有什么陳腐的東西不可以懷疑、不可以打破?五四運動前不久,陳獨秀在《新青年》的文章中說道:“其實君主也是一種偶像,他本身并沒有什么神圣出奇的作用,全靠眾人迷信他,尊崇他,才能夠號令全國,稱做元首。一旦亡了國,像此時清朝皇帝溥儀、俄羅斯皇帝尼古拉斯二世,比尋常人還要可憐。這等亡國的君主,好像一座泥塑木雕的偶像拋在糞缸里,看他到底有什么神奇出眾的地方呢!但是這等偶像,未經破壞以前,卻很有些作怪。請看中外史書,這等偶像害人的事還算少么!事到如今,這等不但騙人而且害人的偶像,已被我們看穿,還不應該破壞么?”他在文章最后大聲疾呼地說:“破壞!破壞偶像!破壞虛偽的偶像!吾人信仰,當以真實的合理的為標準。宗教上、政治上、道德上,自古相傳的虛榮,欺人不合理的信仰,都算是偶像,都應該破壞!此等虛偽的偶像倘不破壞,宇宙間實在的真理和吾人心坎兒里徹底的信仰永遠不能合一!”辛亥革命在中國人民中還造成民主精神的普遍高漲。思想的閘門一經打開,這股思想解放的洪流就奔騰向前,不可阻擋了。盡管辛亥革命后,一時看來政治形勢還十分險惡,但人們又大膽地尋求新的救中國的出路了,不久便迎來了五四運動,開始了中國歷史的新紀元。從這個意義上可以說,沒有辛亥革命,就沒有五四運動。


          帝國主義和封建勢力在中國的統治,實在是太根深蒂固了!推翻它,消滅它,決不是一兩次革命運動的沖擊所能完成的。辛亥革命誠然沒有能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但它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把統治中國幾千年的君主專制制度一舉推倒了,為此后的革命打開了通道。這種不朽的業績,難道不值得我們給予熱情的贊頌嗎?一切曾經為中國革命事業披荊斬棘、拋頭顱、灑熱血的先行者,是不應該為后人所忘卻的。


          辛亥革命武昌起義紀念館一角


          領導這場革命的先行者們確實也有嚴重的弱點。


          他們充滿著對祖國的熱愛,有著革命的決心,卻提不出一個徹底的明確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綱領來。他們中許多人并不認識帝國主義的真面目,甚至天真地認為他們是以西方國家為榜樣的,幻想能得到西方國家的援助,并且總是害怕革命的猛烈發展會招致帝國主義列強的干涉,所以在革命起來后小心翼翼地避免觸動帝國主義列強在中國的既得利益。這樣,辛亥革命幾乎完全沒有直接觸動帝國主義在中國的統治地位。他們對封建主義的認識也是十分膚淺的。許多人由于家庭和所受教育的緣故,同封建制度有著難分難解的聯系。他們中大多數人把清朝統治者看成唯一的敵人,不但看不到封建制度的基礎是地主階級的土地所有制,而且還把一切贊成或被迫同意推翻清朝統治者的漢族地主官僚看作同盟者,不惜向他們作出種種重大讓步。因此,一旦清朝的統治被推倒,建立了民國,許多人便以為革命的目標已經達到,失去了繼續前進的明確方向,妥協逐漸上升為主流,導致革命的半途而廢。


          辛亥革命在一定程度上依靠并發動了群眾,自下而上地采取革命行動,這是它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可是,未能依靠并發動群眾的嚴重不足,尤其是同廣大下層勞動群眾的脫離,又是導致它不能把革命進行到底的重要原因。帝國主義和封建勢力是一個強大的敵人。要推倒他們在中國的統治,離開廣大民眾的充分發動是難以做到的。然而,恰恰是占中國人口絕大多數的廣大工農群眾幾乎完全被排除在當時革命黨人的視野以外。在革命過程中并沒有出現一場農村的社會大變動,自然也不可能吸引廣大農民對革命的積極參與,這同法國大革命時的狀況顯然不同。而沒有廣大工農群眾的積極參與,革命黨人在帝國主義和封建勢力面前只能深深感到自己缺乏實力而處于孤立無援的地位,不能不走向妥協。
          還需要注意到,領導這場革命的中國同盟會是一個十分松懈的組織,它的成員十分復雜。當革命剛開始取得勝利時,革命陣營內部便呈現出一派分崩離析的混亂景象。有如前面所說,武昌起義的成功和民國的迅速成立,使他們喜出望外。原來的窮措大和流亡客轉眼間成了國會議員或“民國偉人”。這使許多人感到心滿意足,急于結束這場革命,并開始爭權奪利。沒有一個堅強有力的革命政黨的領導,也難以使革命進行到底。
          為什么資產階級共和國制度在西方許多國家行得通,拿到中國來就行不通了呢?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國民族資產階級的力量太微弱了,并且同帝國主義和封建勢力有著難以割斷的聯系,而同廣大工農群眾嚴重脫離。在中國這樣一個幅員遼闊、人口眾多的國家里,這一點力量更難以起左右全局并推動根本改革的作用,其存在上面所說的種種弱點并中途妥協是難以避免的。


          辛亥革命并沒有能解決中國近代社會的根本矛盾,使中國從此走上獨立、民主和富強的道路,實現人們原先對它的期望。正如董必武所說:革命的結果,雖然推倒了君主專制制度,建立了民國,但“根本沒有打碎封建軍閥和官僚的國家機器。近代中國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經濟基礎,更是原封未動。中國的反對帝國主義反對封建主義的革命任務并沒有完成。就這個意義說,辛亥革命是失敗了”


          中國近代的民族民主革命是由一代又一代的革命者,經過一個多世紀前仆后繼的頑強努力,才取得勝利。辛亥革命雖然沒有能完成這個歷史任務,但它在近代中國人民革命斗爭的長期歷史中是一個不可缺少的重要環節,占著重要的地位,這是無可懷疑的。

           

           

          辛亥革命的前前后后(增訂版)

          金沖及 著

          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2021-8

          ISBN: 9787108071699 定價: 98.00元

           

          本書是“金沖及文叢”之一種。全書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辛亥革命的前前后后”,對辛亥革命運動的發生、發展、勝利和失敗的全過程做了系統的歷史闡述。第二部分“辛亥革命研究”,精選自作者40余年來所寫的關于辛亥革命的研究文章,對孫中山革命思想的形成和發展、同盟會人的政治方案、護國運動中的政治力量等各個專題進行考證。

           

           

          近代中國社會的新陳代謝

          陳旭麓 著

          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2017-11

          ISBN:9787108060136 定價:69.00元


          本書主要論說鴉片戰爭之后,中國社會開始越出傳統運行軌跡而發生的一系列深刻變化。全書共20章,作者以總攬全局的氣度和全新的史學視角,多層次多角度地展現近代中國社會極其復雜的歷史圖景,尤其著力于近代社會結構的演變,從經濟、政治結構,到城鄉基層組織的變化。探討了近代社會變化的內部因素,及其外部因素影響下導致的社會習尚的改變。考察分析了深刻影響社會上層的政治、哲學思想及其他各種社會思潮。作者的寬闊視野還關注到社會的其他各個層面,如宗族、行會、會黨、人口、移民、社會心理、文學、電影、戲曲等等。書中極富思辨的論述,準確而深廣地再現出百年中國的急劇變革。

           

          在不同層次的讀者群中享有盛譽的這部歷史讀物,可以作為文學作品來讀,也是其一大特色。史詩般的語言貫穿全書,遣詞典雅,文采煥然,情感自然流露,富有韻律和樂感。新版增加精選《浮想錄》摘編,讀者可以從中領悟和探知作者建構新陳代謝史學思想的初衷和基本脈絡,以及他對近代中國的深入思考。



           


          網站首頁 | 公司簡介 | 污水處理 | 廢氣處理 | 環保技術咨詢 | 新聞中心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