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e id="ud045"></pre>
        2. <track id="ud045"><ruby id="ud045"></ruby></track>
          分享園地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分享園地 >分享分類
          夢回2008
          日期:2021/3/12 16:29:21 人氣:492


          在互聯網的角落里,藏著一個名叫“歐酷”的電商網站,只有三千多件商品,只賣四種貨品:

           

          男裝、女裝、童裝、手機殼。

           

          2008年的時候,它是中國第三大手機電商網站,前面是卓越和京東。

           

          在諾基亞年代,想在手機上安裝漢化或者破解的軟件,需要安裝證書。想拿到證書,需要先找渠道申請手機證書。

           

          用戶發現申請證書最方便的渠道,就是歐酷網,全天都可以申請,一般十二個小時后就能收到。憑借這種無微不至的服務,歐酷在創辦三年后就做到了6000萬營收。

           

          它的創始人叫黃崢,這是他第一次創業。

           

          歐酷是黃崢在谷歌上班時私底下偷偷創辦的,正式辭職前的三個月,黃崢每個周末都去中關村的手機柜臺上兼職做銷售,觀摩別人是怎么賣手機的。他臥底的兩個賣場分別是:

           

          蘇寧和國美。

           

          那正是蘇寧和國美的黃金歲月,“美蘇大戰”的價格戰在一二線城市的每條街道上演。

           

          歐酷創辦那一年的福布斯榜上,國美老板黃光裕是中國首富,蘇寧老板張近東排第60位。當時,馬爸爸還和鳳凰衛視劉長樂一起,并列第76名。

           

           

           

          按照黃光裕的打算,“美蘇大戰”本來是要在2008年結束的。

           

          2008年情人節,黃光裕收購了三聯家電。從大中到永樂再到三聯,抬眼望去,能擋住黃老板一統江湖道路上的,只有張近東了。

           

          國美打到了蘇寧的大本營南京,把店鋪開在了張近東辦公室樓下50米處。但就在兩家決戰來臨前,黃老板出事了。

           

          2008年11月17日晚上9點,警察撞開了黃光裕大門。

           

          張近東幾乎是在第一時間得知這個消息的。蘇寧立刻召開了一個內部會,張老板喜出望外地對下屬說:

           

          機遇千載難逢,我們要大干快上。

           

          一個多月后,蘇寧宣布了宏大的擴張目標:新開店鋪200家,招聘員工4000人,新進入城市70家。

           

          張近東的巔峰很快就到來了。2010年8月25日,南京奧體體育館內人聲鼎沸,一年一度的蘇寧之夏臺下,坐著六千多個觀眾,全球兩百多個會場同步直播。大屏幕上打著一位中央領導的寄語:

           

          蘇寧要超越沃爾瑪。

           

          成立二十年后,蘇寧站到了家電零售行業之巔。年底他們算了一下,一年之內開店396家,營收達到史無前例的755億。抬眼望去,國美、大中等一系列對手如雨打風吹去。

           

          蘇寧之夏的會場內,打出了一句詩: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蘇寧登頂后的第二年,讓國美從此一蹶不振的股權大戰,也以陳曉坐著邁巴赫離開了鵬潤大廈而結束了。

           

          張近東的對手,也換成了劉強東。他對著中關村賣碟片兒出身的劉強東,嘲笑京東就是個小孩子:

           

          可惜我的身份(注:全國工商聯副主席、政協委員),沒法像劉強東一樣有個人微博。

           

          凡爾賽文學作者們,真該向張老板好好學學。

           

          蘇寧轉型過多次。像過去一樣,張近東對兩年拿下京東充滿了信心。他又和大強子打賭,如果蘇寧增長率比不過京東,就把蘇寧送給大強子。

           

          不知道當年賭場授信2.8個億的黃光裕,是怎么看這個賭局的。

           

          陳曉離開國美時和我聊過一次,說自己會把國美電器所有股票賣掉,他說家電連鎖賣場模式早摸到天花板了:

           

          你看北三環安貞附近,國美和蘇寧加起來有十幾家門店,需要嗎?

           

           

           

          2015年8月10日下午4點,因為臺風的影響,南京城下了一整天的雨。

           

          蘇寧總部的會場里,擠了好幾百號記者。他們中的很多人本來是被阿里請到鎮江參加活動的,卻被神秘地安排坐上了去往蘇寧的大巴。直到發車前他們才知道,阿里和蘇寧有大事要宣布。

           

          原定于4點半開始的發布會晚了19分鐘。張近東和馬云,兩個昔日的對手滿面春風的步入。用馬云的話說:

           

          像是婚禮一樣。

           

          雙方宣布相互持股,阿里以283億成為蘇寧第二大股東,蘇寧以140億認購2780萬阿里的股份。

           

          第二天開始,蘇寧連續四個漲停。

           

          從那一年開始,張近東開始瘋狂揮舞支票,以救助首富為己任。這一點和包叔很像,他一直在默默地為鐘睒睒和馬云花錢。

           

          140億投資螞蟻,95億入股萬達商業,200億投資恒大,48億收購家樂福,27億收購萬達百貨,這就是炒股小能手張近東的基本全部持倉了。偉大的友誼就此結成,叫前首富“健林”,和家印主席喝交杯酒。

           

          談笑皆首富,往來無包叔。

           

          在公子張康陽指揮下,蘇寧還開始玩足球,從PPTV到中超再到國際米蘭,花了超過200億人民幣。張公子驕傲地說:

           

          在意大利提到蘇寧,老百姓眼里滿滿的敬畏。

           

          這些年蘇寧賺來的錢,都被張老板又撒了出去。他已經不像過去那樣舍不得去一次路邊攤、看一次電影了。在蘇富比上,他以3個小目標的價格拍下一幅《五王醉歸圖》。

           

          這些錢有很大一部分來自阿里,蘇寧分批套現,從阿里的股票上凈賺140億,回報率接近100%。要知道,過去五年蘇寧的總利潤是:

           

          250億。

           

          人們只看到了蘇寧年年盈利,甚至利潤大漲。但沒有人注意到,蘇寧零售業務的毛利率從2011年的17%下降到了19年的13%:

           

          從15年到現在,蘇寧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利潤全部為負。

           

          可能張近東也沒意識到,他活成了當年黃光裕的模樣。

           

          黃光裕當年就是靠著零售沉淀資金池,然后加杠桿投資地產,再用地產反哺零售行業這一手,坐上了首富的寶座。

           

          黃光裕入獄后,有人研究了蘇寧的年報,發現2005年蘇寧的年報上,“其他收入”占到了蘇寧盈利70%以上:

           

          更激進的黃光裕,為張近東擋下了所有的子彈。

           

          但進入2020年,沒人為他擋子彈了。張近東一睜眼,周邊全是依靠他的人,他沒有可以依靠的了。

           

          許首富的200億,王首富的95億,馬首富的140億,竟然都出了問題。萬達商業回A早已雨打風吹去,然后是恒大回A失敗,甚至原本板上釘釘的螞蟻IPO也終止了。

           

          連永煤債券違約,也把他捎了一把。許老板后來求著幾個債主展期,張近東是頭一批答應的。

           

          2021年2月25日,許老板和王老板胸口戴著小紅花,出現在新聞聯播里。

           

          當天,蘇寧停牌。

           

          最后,救了張近東和蘇寧的,還是國資。深圳國資變成了蘇寧易購的二股東,投票權已經和張近東非常接近了。微博上有人說:

           

          坐了12年牢,國美依舊姓黃;但蘇寧,已經快不姓張了。 

           

           

          《東方體育日報》報道說,2021年的第一天,巴西球星特謝拉在蘇寧俱樂部群里給隊友發了新年祝福,接著就和俱樂部的工作人員催債。克羅地亞球員桑蒂尼也祝大家新年快樂,配上了眼角帶淚的表情:

           

          去年11月,領導視察南通的時候,參觀了張騫生平展,他說張謇在興辦實業的同時,積極興辦教育和社會公益事業,造福鄉梓,幫助群眾,影響深遠,是中國民營企業家的先賢和楷模。

           

          那些天,媒體報道的標題很多是:

           

          呼喚“張騫式”企業家。

           

          江蘇人就愛聽人講實業,作為近代工業發源地之一,這里的商人普遍有著避險心理,偏愛重資產實業領域。就算是去年初疫情最兇的時候,江蘇規模以上的高新產業投資還在激增。

           

          蘇寧不僅成了中超冠軍,也成了世界足壇的冠軍:

           

          從聯賽冠軍到就地解散,只用了78天。

           

          蘇寧發不出工資,國米也還欠著球員2480萬歐元的薪水,盧卡庫的轉會費還沒有給完。張近東開會說要回歸零售主業,把其他的業務該砍的都砍掉。在這一點上,前首富已經做了很好的表率。

           

          蘇寧的倉庫、物流、金融業務、小店以及阿里的股票早就都被他賣了干凈。拿著從馬云那里質押股票換來的錢,蘇寧宣布提前兌付超過百億的債券。嘲笑中國的銀行只會做當鋪的馬云,也欣然當下了這些股票。

           

          這依舊只能緩解蘇寧的一部分危機,蘇寧總部塔樓門口,每天都有人討薪。研發二部的同事已經搬回了總部,原來的園區已經賣掉了。

           

          黃光裕曾說,今天你一無所有,但明天你什么都有了,而后你又回到了起點。

           

          當年,黃光裕第一次到北京,是從內蒙一路坐火車過來的。被搖得七葷八素的他站在車站前,舉目無措,不知道該去哪里。一位三輪車夫“好心”幫忙,說能幫他找到便宜的旅館,拉著他一直繞到天黑,才住下,收了他一塊錢。

           

          第二天,從5毛錢一晚的賓館出來時,黃光裕發現自己被騙了:

           

          原來還是在車站附近。

           

          包叔說,馬云常說要把阿里做成一個102年的偉大公司;王健林也說要做百年企業國際萬達;張近東這兩年掛在嘴邊的,也是要做百年蘇寧。

           

          有科學證明,人類過太多生日就會死。

           

          美蘇之爭似乎又不可避免了,假釋期結束后,黃光裕開了一個內部會,宣布要用18個月讓國美重回巔峰。很多國美賣場外面掛起了標語:

           

          王者歸來。

           

          國美的賬上趴著兩億美金的投資,來自拼多多,那個當年在蘇寧國美臥底站柜臺的小伙子。

           

          獸爺的好友包叔說,現在和2008年唯一不一樣的,就是電視里沒有《北京歡迎你》了,上證指數還是3000多點,黃崢還在國美,蘇寧還是很苦:

           

          這不會是做夢吧。

           


          網站首頁 | 公司簡介 | 污水處理 | 廢氣處理 | 環保技術咨詢 | 新聞中心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