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e id="ud045"></pre>
        2. <track id="ud045"><ruby id="ud045"></ruby></track>
          分享園地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分享園地 >分享分類
          拓荒與吶喊:被遺忘的劉道玉時代
          日期:2020/11/25 16:30:48 人氣:907



          拓荒與吶喊:被遺忘的劉道玉時代

          2020年11月24日,武漢大學永遠的校長,劉道玉,將迎來88歲米壽生日。米壽、茶壽是中國傳統壽稱,分別代表88歲,108歲。何止于米,相期以茶——蒼山夜語恭祝老校長88歲米壽生日快樂,健康長壽。
          今天很多人了解劉道玉,是因為他當年的“霸座事件”——他北上為武大爭取最新科研項目時,所坐車廂被當時的湖北省領導的隨從強行霸占,并因此而樹敵。

          當時的劉道玉,是全國最年輕的大學校長。他的銳意改革,開一時風氣之先,讓80年代的武漢大學,被世界公認為改革開放的象征,是一段可以媲美歐美和民國教育的奇跡——劉道玉和他創造的“珞珈山奇跡”。


          ▍如果老師的課講的不好學生可以不聽

          20世紀80年代,思想解放讓神州大地生機勃勃。除了政治文化中心的北京,千里之外的武漢,更是后來居上,開一時風氣之先。而這一切,都源自一個人和一所大學——劉道玉和他的武漢大學。
          1981年至1988年間,是劉道玉先生主政武大的黃金歲月,學生們稱呼他“劉道”或“我們的劉道”。那個年代,武大最耀眼的不是它的櫻花,而是由劉道玉和他的教授、學生們共同締造的珞珈山奇跡。
          何為奇跡?如果用今天的標準去看——當年的武大,校長不像校長,學生不像學生。
          有學生記得,在開學第一天,劉道玉就講:“如果老師的課講得不好,你們可以不聽。”
          據當年武大學生回憶:學生們在路上可以輕易地攔住他們的校長,討論問題。他們的校長永遠面目和藹、舉止優雅。因此學生們形容他說,仿佛不是回家吃午飯,而是去趕一個外事會議。
          學生們可以組成討論會,探討各個學科最前沿的問題。據說,只要學生們邀請,劉道玉校長會盡可能推掉其他事情,參與討論,傾聽學生們的聲音,這個被稱為“快樂學院”的群體,至今仍是劉道玉的驕傲。
          真正的教育,從來不是人為設置一道道的門檻和禁區,磨滅學生們求知的沖動,而是想盡一切辦法,減少限制,點燃學生對知識的敬畏和渴求。
          他是那個時代的改革派。三十年過去了,他被公認為50年代后,中國最優秀的教育家。


          ▍他塑造了武大精神
          為什么要建立大學?人為什么要接受教育?對此,不同的時代,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答案。
          有一種觀點認為,大學是為了培養具有某種技能、完成某種使命的人才。這是將人當作工具的實用主義。其實,人是目的,不是工具。教育的起點,是讓人明白最基本的是非善惡,并塑造健全的人格,而終點則是追求真理。
          我們都知道,哈佛大學的校訓:“與柏拉圖為友,與亞里士多德為友,更要與真理為友”。耶魯大學的校訓則是:“真理與光明”。追求真理,應該是教育的真諦,是人類最高,也最美好的理想。
          作為一名杰出的教育家,除了給學生和教授以自由,更重要的是理解教育的真諦以及進行大刀闊斧改革的魄力。劉道玉在武漢大學的教育改革,主要包括:
          (1)取消政治輔導員,開設導師制和學術假制,使得教師隊伍形成學術至上的作風。
          (2)學分制、主輔修制。使學生可以自主形成知識結構;
          (3)轉學制。讓學生可以選擇更適合自己的專業;
          (4)插班生制、貸學金制為學生的學習廣開“方便法門”。


          劉道玉在武大


          劉道玉的個人魅力,加上他直擊要害的改革措施,武漢大學的面貌很快煥然一新。當時的武大,成為全國各地學生們最向往的學校,武大的目標,并不是爭當中國第一,而是奮起直追世界級名校。
          劉道玉的專業是化學,他最初夢想是成為一名化學家、發明家,諾貝爾是他的偶像。而當他服從組織安排,成為武漢大學校長之后,他卻收獲到另一種樂趣:“培養出讓自己尊敬的學生而驕傲。
          珞珈山下、東湖水畔,在他擔任武大校長的八年,送走了近2萬名天之驕子。中國失去了一位化學家,卻多了一位世界級的教育家和無數名杰出的“武大人”。
          原為武大教師的陳加寬先生曾說:“解放前的校長我最崇拜的是蔡元培和竺可楨,解放后是匡亞明和劉道玉。”他撰文稱:“劉校長的氣節已經影響了一代武大人。


          ▍改革之“士”:不自由,毋寧死
          劉道玉在接受《新周刊》采訪時曾不無驕傲的說:“80年代任職的大學校長之中,沒有誰像我一樣呼吁教育改革了,也沒有誰對中國的教育理解更深刻了。
          遺憾的是,就在武漢大學如日中天的1988年,劉道玉突遭罷免,不得不離開武漢大學校長一職。對此,外界有很多說法。但最終可歸結為兩種:
          一是他與主管教育的部門不和。
          二是他因“霸座事件”,與省里不和。
          “霸座”一事,說來話長:
          1986年,劉道玉校長為爭取在武漢大學,建立國家級空間物理實驗室,與科學家梁百先教授等5人一起,從武漢乘火車前往北京匯報工作。
          因考慮到梁百先教授年事已高,劉道玉校長便與他一同買了臥鋪票。他們上車后,便在規定車廂內休息。
          當時的湖北省領導一行也在這趟列車上。誰曾想到,省領導的隨從們因嫌棄自己的車廂離廁所太近,強行要求劉道玉一行與他們交換了包廂。
          這一事件,后來被香港媒體報道,引起了軒然大波,劉道玉也因此被罷免。

          易中天:劉道玉不是一個圣人,他是一個戰士
          我們的文化,向來崇尚的是一團和氣的“和”文化“,不和”二字,從來都是貶義詞。然而,“不和”似乎是劉道玉與生俱來的性格。劉道玉求學的時候,老師就指出他的缺點是“個性強、自負、愛表現”。對此,劉道玉不認為這是缺點,他說:個性強比沒有個性要好,自負比自卑和自責要好,愛表現比不表現和無所作為要好。
          是什么支撐著劉道玉甘冒與上面“不和”的風險,推進幾乎“革命式”的教育改革?其實,劉道玉先生早已給出答案,他說:
          我記得王國維1927年6月2號早上,到別人家里借了兩塊錢,坐人力車到了昆明湖,窮到那個地步,后來自殺了。他的墓志銘我不全記得,但是有兩句話:獨立其精神,自由其思想;不自由,毋寧死。
          這就是一個真正的學者和市儈學者的區別,一個真正的追求美的學者和一個追求金錢的學者的區別!
          正是這一可貴的品質,劉道玉從沒有把大學校長當“官”來看,在他不得不卸任武大校長后,拒絕了去教育部當“京官”、去某省擔任市長的邀請。
          失之桑榆,收之東隅,人生就是這樣,劉道玉也不例外。卸任武大校長,讓他的教育改革夭折,卻成為他人生認識上的一個分水嶺:“如果說之前我還有作為工具的一面的話,之后我成為一個自由主義者。”
          現實中,政治邏輯戰勝了學術邏輯。但在劉道玉的內心深處,依然堅守著學術邏輯。
          縱然政治邏輯大行其道,人性的光輝依然常在。讓人感動的一幕是,劉道玉每到一處講座時,都有當年的學生,拿著畢業證書恭恭敬敬地請他在校長一欄補簽上大名。學生們說:“我是劉道玉校長招來的,畢業證上怎么能是其他人的簽名呢?”
          權力與道德,孰輕孰重,高下力判。


          ▍學校的一切工作,必須以學生的成長為出發點
          “卸任”武大校長之后,劉道玉沒有氣餒,而是開始攀登他人生的第二個高峰——教育研究和演講,并留下長達100多萬字的著作和無數次的演講。《一個大學校長的自白》《大學的名片》《創造教育書系》以及大量的學術隨筆,但無一不指向中國教育的病根所在。
          “劉道玉”三個字,是武大學子的信仰。他在武大的每次演講,聽講者數以千計。
          劉道玉成為一個時代的符號,因為他的國際視野和觸及教育靈魂的改革理念:思想自由、教授治校、學生自治。劉道玉在接受《新周刊》采訪時曾說:“學生是學校的主體,是學校的名片,學校的一切工作都必須以學生成長為出發點。”

          退休后的劉道玉
          由于身體每況愈下以及其他原因,2008年3月22日,劉道玉做了最后一場公開演講,并宣布正式關閉演講。
          這一消息宣布后,學生們熱烈的掌聲長達半小時,然而,所有學生都不退場,他只得穿過人群,但未料到1000多人尾隨出來。劉道玉不停地說:“送君千里,終有一別。我的講座門關了,但我的家門沒關,歡迎你們隨時家訪。”
          一位聽完講座的學生在日記中說,得以近距離接觸老校長,來武大幾年的愿望終于實現了:“老校長是我們心目中永遠的校長,直到今天,老校長翩翩的風度,敏銳的思維,遠瞻的眼光,和藹的態度,可敬的人格,武大歷史上無出其右者。”


          ▍“武大的蔡元培”:我畢生都在 研究“創造教育”
          20世紀,中國有兩個教育的黃金時代,也是思想自由的時代。
          一個是眾所周知的20-30年代的蔡元培時代,另一個就是80年代的劉道玉時代。雖然時代背景不同,但相同的是,教育家辦校,學術自由,結果都是群星璀璨,大師云集。因此,劉道玉被譽為“武大的蔡元培”
          畢業于武漢大學的主持人竇文濤,曾在一次采訪中說:“我想我們要感謝校長劉道玉,開明,學分制,學生可以不上課,老師上課不點名,非常寬松。不愛讀書你就去實習,考試時再回來。”
          野夫忘不了自己因蒙冤在武漢服刑時的情形。老校長劉道玉和同學李為去看望他,監獄長在得知探望之人是劉道玉,將自己的辦公室騰出來,任其長談。

          左起第二為劉道玉、第三為野夫
          多年之后,劉道玉在接受《新周刊》采訪時稱:“大學之魂是創造。”他說:“我畢生研究創造教育,古往今來,人類的一切物質文明,無不是人類智慧創造出來的。”
          他將古往今來的人才觀歸結為五種:工具型、知識型、全面型、智能型和創造審美型。在20世紀80年代,作家金馬在自己所著的《生存智慧論》中引申和發揮了這一思想。


          ▍天才少有,教育家更稀缺

          這個小屋子中走出了大批的經濟學家
          經濟學家鄒恒甫15歲進武大,畢業后同時獲得哈佛、威斯康辛的公派留學資格,但哈佛的學費貴了三倍,于是教育部要他念威斯康辛。在劉道玉和部長蔣南翔的幫助下,他得以到哈佛讀博。
          回到武大后,他與楊小凱合作創立高級經濟研究中心,全英文教授西方經濟學,十年內為歐美輸送上百位優秀留學生。
          “最接近諾獎的華人經濟學家”楊小凱,是劉道玉一生最偉大的教育成就。楊小凱18歲因寫大字報《中國向何處去》,被判刑10年,在獄中多次死里逃生,并自學成為經濟學家。1980年,因政審和戶口,他考上社科院研究生卻沒被錄用,和妻子在印刷廠工作。
          劉道玉頂著巨大的壓力和風險,將這個“反革命分子”聘為講師,并幫他解決了平反和戶口問題。


          ▍生不愿封萬戶侯



          劉道玉被免職后,師生們極為憤慨,卻又無可奈何。那一年風波之后,“生病住院還被拉出來檢討,大會小會上都要點他的名,但他拒絕寫一個字的檢討。”
          武大的自由學風一去不返,鄧曉芒、易中天等人都因為與校方的沖突漸次離校。楊小凱1995年受劉道玉之邀回武大講學,校領導不但禁止他講課,還派人監視他的行蹤!
          其實在被免職后,劉道玉多次受邀出任廈大、暨南、華僑等大學的校長,甚至還有某市市長、團中央書記,但都被他婉言謝絕了。
          他心灰意冷地說:“我不是做官的料,只會辦教育。但是,既然換來換去都是那個婆婆,我又能做成什么呢?”


          ▍武大永遠的校長

          野夫探望老校長:中風后,他開始用左手書寫
          親友眼中的劉道玉,是一個“正直到不知變通”的人。1990年,作家野夫被人構陷、身陷囹圄,很多舊交都避之唯恐不及。老校長卻帶著兩位博士同學,親赴高墻內探視,送去食品藥品,還與野夫合影留念。
          劉道玉說,我們都曾遭受不公,但公道自在人心。
          武大里至今沒有劉道玉一個題字,也沒有一座建筑、一條道路冠上他的名字。然而世所公認:他與武大早已血脈相連。
          易中天回母校演講,當講到“劉道玉”三個字時,本來想做個說明,沒想到話音剛落,臺下掌聲雷鳴。他不禁感慨:一個人的名字過了這么多年,還有這么多人記得,難道劉道玉真的是人們所說的“武漢大學永遠的校長”嗎?
          劉道玉不僅是中國教育界最德高望重的老校長,還是由禁區盜取知識天火的勇者,更是點亮學生、同事、家人和整整一代中國人的燃燈者。 正如易中天老師所說,“他是武大永遠的校長。”*

           

          摘自公號“蒼山夜語

           

           

          — THE END —

           


          網站首頁 | 公司簡介 | 污水處理 | 廢氣處理 | 環保技術咨詢 | 新聞中心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