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e id="ud045"></pre>
        2. <track id="ud045"><ruby id="ud045"></ruby></track>
          分享園地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分享園地 >分享分類
          “老大”包凡:要想明白,所有公司最大瓶頸就這一點
          日期:2014/9/18 9:04:24 人氣:3049
          “正和島?脫光”企業家系列對話
              多年前我就知道包凡,一個愛穿白襯衣,酷愛打拳,好斗、精悍的小個子。10年前他創辦華興資本,10年后,中國互聯網70%的融資、并購、IPO都跟華興“有染”,有句話夠分量:中國互聯網江湖里,除了包凡,沒有其他人能跟所有人做買賣。
              我真正記住他卻是因為一件小事,2012年9月“釣魚島事件”沸沸揚揚,反日游行、打砸日本車屢有發生,企業家都有些擔驚受怕,包凡可好,風口浪尖之上,自己開輛豐田SUV上街,看誰敢砸?!“就是有點不信邪,開出去又能怎樣?”包凡告訴我,當時帶了一根警棍放在車里,繞著國貿CBD兜了兩圈,沒事。
              公司同事從不叫他“包總”,叫“包老大”。我們的對話進行了兩個小時,涉及四個話題,主線正是包凡關于“老大”的領悟。
              做老大:不是團隊幫我做事,是我幫團隊做事
              正和島:能不能用最通俗的話介紹,華興到底是干嘛的?
              包凡:早年我給我奶奶介紹投資銀行,我奶奶就問,你是開銀行的嗎,我說不是,那你是做投資的嗎,我說也不是。那什么叫投資銀行?我也暈。真的挺難一語表達,這么說吧,我們的工作是讓需要錢的人最高效地拿到錢,讓需要投資的人把錢最高效地投到最該投資的地方。
              正和島:平時管理層怎么稱呼你?
              包凡:叫我包老大。我不許他們叫我包總,叫包凡他們又有點不好意思,干脆就叫老大。
              正和島:你很享受這感覺。
              包凡:我覺得挺好的,華興是一個很有江湖氣的地方,就是一幫兄弟混社會嘛,說笑,我們肯定不是黑社會,但我們還是有這種兄弟姐妹之情。我最喜歡的電視劇是《兄弟連》,其實大家是平等的,只不過我排在第一位,first among equal。
              我們工作時像打仗,戰場上相互照應,沒時間去考慮“暖男”這些事,還得罵罵咧咧的。最近我們新來了一位總經理,很能干的一位女士,到華興才一個月就發覺你們這兒怎么那么多F Words(粗口),你們企業文化有問題啊,我說這就是我們企業文化的精髓。
              正和島:在員工眼里,包老大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包凡:肯定不是一個完美的人,我身上有很多缺陷,但至少認為我是一個公正的人,在一些重大決策上看得比較清楚。
              正和島:投行跟錢打交道,給外界感覺冷冰冰的。可當老大得仗義,你仗義嗎?
              包凡:像我們這些做老大的,工作是什么?不是自己天天粉墨登場去唱戲,我們的工作是搭臺,把戲臺搭好了,請各方名角來唱戲。剛搭戲臺時,戲臺太小,名角也請不動,自己粉墨登場,怎么也得三吆五喝地拉人進來,角兒來了以后,我們就搭戲臺。
              從這個角度說,我們這個行業最核心的競爭力是怎么吸引到優秀人才,留住優秀人才,內部培養優秀人才。什么是老大?就這三件事,其他事不重要。其他事你找到合適的人會幫你做,包括戰略,都說老大要看戰略,戰略是什么?沒有一幫兄弟幫你一塊分析,你一個人看得清楚嗎?所以你提到仗義,華興除了我之外還有其他老大。
              要做老大,還有一件事,每年分錢分得比別人少,是不是很奇怪,但這就是華興的文化。為什么做老大?就兩句話:吃苦在前,享樂在后,不然好事兒都被你占了,爛事兒都讓別人擦屁股,兄弟們跟你混什么?
              正和島:精彩!什么時候想明白的?
              包凡:我在行業里干了20多年,最近三年才琢磨明白。我以前也沒看懂,總覺得團隊是幫我做事的,其實錯了,是我幫團隊干事。
              正和島:投行人才競爭很激烈,模擬個場景,假如我是華興一員干將,現在向你提出離職,你怎么回應?
              包凡:首先我要問你為什么走,開誠布公地聊,不是勸你留下,我會幫你分析那是不是一個好機會,做成做不成的風險在哪,再客觀分析你留在華興的機會,如果新機會更好,那我放行;第二,看你在公司里還有什么剩下的利益,把這些利益送你,送你走;第三,大家說好底線,出了門大家還是哥們兒,互相之間不干傷害彼此的事情。
              我評估這事的出發點是對你到底好不好,而不是對我好不好,如果留在華興是更好選擇,我會盡量說,如果離開華興更好,那也沒什么。
              正和島:你靠什么留住團隊的“心”?
              包凡:小辦法上我是最沒招兒的,我真不太懂暖男這些東西,我把握大的原則,我個人也更容易跟男同事相處,更簡單,女同事怎么相處我也不是特別在行。
              不過我認為道比術重要得多,我覺得員工待遇上多點零食水果沒什么了不起的,我就想不到,所以這些事還是交給別人去做。我抓兩個東西,一個是激勵機制,一個是企業文化,激勵機制讓人有錢賺,企業文化讓人有錢賺同時感覺干得爽。
              正和島:華興今天提出要“去包凡化”。沒有包凡,華興就沒有過去,可只有包凡,華興就沒有未來。
              包凡:你總結得很好。我包凡從來沒想成就一個個人帝國,我要做一件能傳承下去的事。你看今天高盛,Mr Goldman 和Mr Sachs 在哪?他們的后代都沒人在公司里,但高盛很牛啊,這是我的追求。用一個不恰當的比喻,我就好比一位開國元老,打天下時肯定是個獨裁者,但要讓國家傳承下去,肯定要立憲,某一天要把權交出來,這個國家才能繼續下去。
              正和島:把權交出去,下一代領袖的標準是什么?
              包凡:需要時間考驗。一方面業務能力要強。
              正和島:首先看業務能力?
              包凡:這是第一點,沒有業務能力就不能服眾,在這之上才能談以德服人這件事,一定是又紅又專。而且一定要給他搭建一個團隊,因為人無全人,但團隊可以是很強的團隊。發現一批人,然后創造各種各樣機會讓他們形成一個新的兄弟連,讓他們真心愿意在一起做事,而不是我讓他們在一起。這是當老大該想的事。
              看人看走眼,一次就讓你完蛋
              正和島:選擇誰是華興客戶時,相比公司分析、行業報告,你說更相信自己的感覺。當考察一名創業者時,你會問自己什么問題?
              包凡:問幾個最核心的東西。第一,為什么是他干這事,別人干不了么,好事大家都想干,憑什么輪到他?你今天創造的idea,別人也能抄嘛。
              第二,我會花很多時間判斷,這個人是不是一個好的領導者。太多創業者都是一個優秀的產品經理,但創業是一件很嚴肅、很艱巨的事,做一個企業和做一個產品完全兩碼事。這個人能不能撐起一攤事兒?我倒不是說考察他有多少管理經驗,帶過多少人……
              正和島:有沒有當老大的潛質。
              包凡:對,就是一些最基本的東西。是不是有分享精神,是不是有人格魅力吸引到比他更強的人,胸懷夠不夠,這些決定他能否撐起一攤事,決定一件事能做多大,而且這些東西是沒法教的。
              第三,跟我們是不是氣味相投。華興是很講義氣的公司,咱們交上朋友了,那兩肋插刀、肝膽相照,你對我是不是也有這種精神在?早年我們做了很多項目,連合同都沒有,握個手搞定了,但一看這人用句不好聽的話就是比較雞賊的,人生苦短,找別人去吧。
              正和島:追問一下,判斷一個人有沒有當老大的潛質,你會具體問什么問題?
              包凡:比如他公司的股份比例,未來會吸引什么樣的人公司發展過程中遇到的最大瓶頸是什么,等等。其實最大瓶頸都是人,要想明白這點,沒有其他的東西。哪里去找這些人,憑什么把他們吸引到你公司來,問很多這方面的問題。
              正和島:怎么判斷他撒沒撒謊?
              包凡:會有背景調查,看他的口碑怎么樣。現在大家都在談論90后創業者,90后做產品的確牛逼,但他們身上一個通病是人生閱歷太少,EQ相對比較低,加上大都是獨生子女,缺少在群體里生存合作的經歷。前不久不有件事,一個公司當天晚上吵架分家,一個人把源代碼給拿走了。有些人天生情商高,但大多數人需要生活閱歷的錘煉。
              正和島:氣味相投,你怎么聞味兒?
              包凡:就看很多小事,談合作條款時是不是斤斤計較,比如我們給他干了很多活兒,對方也遲遲不簽協議之類的。華興從創立第一天起就比較屌,我的性格就這樣,我也不差這口飯吃,你愿意合作就合作,在一起合作要開心,不光做成買賣,做完買賣大家還是朋友這才是真正的合作。
              所以華興銷售是最差的,銷售差逼得你產品要好,讓別人搶著買你產品。我一直說賣法拉利跟賣捷達是兩碼事,賣法拉利,誰都賣得出去,別人就沖法拉利來的,賣捷達主要就靠“賣”,這是不同的玩法。華興跟我個人性格有關系,我們公司小孩出去跑業務,唱歌、吃飯、桑拿都不懂的。
              正和島:混江湖這些事兒最在行才對呀。
              包凡:就是一種選擇,雙向選擇。以前我們也見過一些,說華興也不伺候我之類的,不好意思,你去桑拿館、飯店,有的是人伺候你。找我合作是讓我幫你賺錢的,看看最后我給你賺的錢多,還是別人給你賺的錢多?
              正和島:你怎么判斷一個人是想一夜暴富的投機者還是真正想做事的人?
              包凡:我們有時做A股并購,聊著聊著你就發現這哥們兒對收什么資產不大關心,關心的是能不能二級市場炒一把,連續15個漲停板,外面一幫兄弟老鼠倉已經做好了,你很快就能聽明白,這個世界上很多錢是不能賺的。
              正和島:有沒有看人看走眼的時候?
              包凡:早年有很多騙子想讓我替他騙錢,當年也有一兩個沒看明白,交學費嘛,所以我現在對騙子有天然識辨力,就像警察看到壞人似的。
              曾有一家紅極一時的服裝零售公司,這位廣東老板約我在深圳威尼斯酒店見面,這家公司思路很好,賣尾貨的,自己有很多商業地產,不用付房租,我就問他一件衣服從上游到賣場,多少利潤,賣場呆多少天,庫存怎么樣什么的,這老哥可好粵語十足地說:小兄弟,你不要問那么多了,你幫我把錢搞過來,我肯定幫你把錢賺回來的。我靠,這不騙子嘛,于是趕緊找個理由,5分鐘后我就溜了。這家公司后來融了好幾輪錢,大紅大紫,有朋友說人家是真英雄,包凡你看走眼了,后來證明我的結論還是對的。
              正和島:看走眼的項目?
              包凡:不大想分享,容易得罪人。比如行業里兩家競爭對手,我們選擇了一家,回過頭看選錯了,另一家干得更好,這種情況經常發生。責任在于第一我們選錯了,第二可能壓根兒沒選,就是團隊工作沒做到位,至少三匹馬、四匹馬你得多看看,但至少沒看全。
              正和島:看人看走眼比看事看走眼可怕多了。
              包凡:看事看走眼,我們這種錯誤經常犯,投資角度這是免不了的事,不然人人都是巴菲特了。但對創業者人的判斷,現在是我的合伙人見,以前華興每接一個新項目,我本人都要跟他至少見一面。我最怕的就是人不靠譜,商業上判斷失誤,我們認了,能從里面吸取很多經驗教訓,但人道德品質上的錯誤我們是不能犯的,投資銀行買賣的核心就是品牌,20多年建立起來的品牌,一件事就能讓你徹底完蛋。
              正和島:接觸一家公司時,你一般留心哪些細節?
              包凡:我其實挺看重一家公司的裝修,不在多豪華,但你能看出它花了多少功夫在細節上,是不是干干凈凈的,是不是用心的。很簡單的一間辦公室,如果有個很精致的花瓶在,就會感覺非常人性。這反映出創始人對品質的理解,是不是追求卓越,是不是把事業當成自己的事。
              還有我會觀察員工,面孔是微笑的還是快睡著的,接人待物能不能感染你,是不是正能量,如果個個都苦大仇深,這家公司肯定有點問題。
              請來90后做CTO顛覆華興
              正和島:你最近留意什么項目?
              包凡:互聯網金融是我現在唯一花時間親自看的行業,P2P、眾籌,我都考察過,我覺得最大的機會在這。你到中國傳統券商里去調查一下,40歲以下人新開賬戶逐年下降,說明什么?80后、90后對中國股市已經失去了信心,不跟你玩了,有錢就買這個寶那個寶。
              那好,新一代人投資需求怎么滿足?融資需求怎么滿足?到底通過什么中介做這件事?我想肯定不是現在傳統的銀行、券商,新一代投行、資產管理公司跟今天肯定是完全不一樣的,今天的P2P也許就是明天的銀行,今天的眾籌也許就是明天的紐交所,下一代投行是誰?這是我思考的問題。
              正和島:你肯定在想,誰會顛覆華興?
              包凡:我們自己不能顛覆自己,就會被別人顛覆。很快我們新的CTO就到崗了,24歲,90后,大學創過兩次業,后來在美國大投行做后臺交易模型。我把他找來,讓他琢磨怎么把華興今天的買賣顛覆掉。
              正和島:再過六年,90后都30歲了,成為消費主力,而他們的訴求相當不一樣。最近騰訊投了一個產品Yo,一個很簡單的功能就成了一款超火爆的產品,很多人看不懂。
              包凡:我也不懂。像我們這種大叔看不懂就對了。最近我們看了一家彈幕公司,孩子們愛得要死。
              正和島:彈幕你有興趣投嗎?
              包凡:絕對有興趣。這玩意兒以后就是90后、00后的迪士尼啊。
              正和島:我很好奇,怎么讓90后對包大叔講心里話。
              包凡:放權,讓他們干,激勵機制、企業文化這兩樣東西還是一樣的。然后放下身段,了解他們的價值觀,喜歡什么不喜歡什么,為什么不喜歡,他們的人生追求、事業追求是什么,成功的定義是什么。
              我覺得90后對錢看得不是很重,好玩最重要。對人的評價也是一樣,包大叔有多少錢、多少架飛機他不在意,但你得是個有趣的人,說話、做事讓他們覺得有趣。
              90后天生愿意跟陌生人建立合作關系,他們很多社交關系都是在網上建立的,反而到線下,人與人的關系沒那么親密了。
              正和島:包老大會不會覺得90后不夠仗義?
              包凡:他們對仗義的定義是不一樣的,他們應該沒有仗義這一說,今天跟你干明天跟他干是常態,因為他們在做一件自己認為好玩的事,他們的人生像收集郵票,收各種各樣的人生體驗。還有,90后普遍反權威,傳統的明星模式在他們那里行不通。
              忠告劉強東:最大錯誤是輕敵!
              正和島:你有句話很有嚼頭:“人情是最值得投資的東西,人情就是毛巾里的水”。你怎么投資人情?拿什么投?
              包凡:是我說的嗎,這話好像是杜月笙說的。
              正和島:一類人嘛(笑)。
              包凡:又把我當黑社會啦(笑)。其實很簡單,你能賺10塊錢,你就賺5塊,留5塊錢給別人,就是什么東西都別做滿,能讓別人就讓別人點。第二要知恩圖報,甚至別人沒幫你之前你就先幫別人,那又怎么樣呢?不一定指望回報。這話是我說的,人情這東西就像銀行賬戶,別人幫你是在取錢,總是取錢,總有一天錢會取光的,所以你要幫別人,不斷存錢錢才能越來越多。
              正和島:投資人情,回報是?
              包凡:華興今天所有業務都是回報,沒有公司內外這幫朋友,沒有今天的華興。你說我們有什么啊?坦率講今天我們干的事別人也能干,為什么大家愿意跟我們合作,跟我們做事舒服。其實我本人沒什么特別的本事,但大家愿意跟我做事。
              正和島:聊聊朋友。周鴻祎,你倆都屬于各自領域的“刺兒頭”。
              包凡:我還可以吧!
              正和島:你情商比他高好多。感覺你倆有相似之處,哪點你倆惺惺相惜?
              包凡:我應該沒有特別多的敵人。我們都是很直的人,在各自領域都是做產品的高手,對用戶體驗,用戶需求,怎么設計一款產品,這是我們最強的地方。我們骨子里還有一點比較像的就是挑戰權威,有一點叛逆,他小時候肯定也沒少打架。
              正和島:說到打架,知道你練拳10年了,最近習大大說他年輕時也練拳,還總結了拳擊四要點:抗擊打能力、體能、場上控制力、意志力。習大大說的專業不?
              包凡:比我專業多了。打拳最難的是第一次跟人對打的時候,控制那種恐懼感,這是最難的。
              正和島:怕挨打唄。
              包凡:越怕越會輸。當被人腦門上重重打了一拳后,就進入狀態了。
              正和島:你屬于什么類型的拳手?
              包凡:非理性,不要命。有的拳手靠感覺,有的拳手靠理智,可泰森說過,每個拳手都有一套方案(Everybody has a plan),但當你被打的時候就全忘了。我還是一個比較隨性的人,根據情況該怎么反應怎么反應。
              正和島:周鴻祎什么類型?
              包凡:老周?老周打霸王拳的人,不講章法,但是很聰明。
              正和島:跟你很像?
              包凡:我還是比較講章法的,只是我不大計較輸贏而已。
              正和島:老周最近的新書很火,序言叫《我的價值觀》,老周說一個企業能不能做大,最終拼的是公司老大骨子里到底是個啥人。老周自評三條:一是敢想敢干、挑戰權威;二是做出真正牛逼的產品;三是與眾不同,think different。你怎么總結自己骨子里的東西?
              包凡:這三點我身上都有相近之處,但有不同闡釋。第一個挑戰權威,就是我們不接受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為什么不能那樣?不是問why,而是問why not?第二點做一件牛逼的產品,不管我做什么,都要做成最牛逼的,做投資銀行我要做成中國最牛逼的投資銀行家,假如我是個F1車手,我一定要當世界冠軍;第三點與眾不同,差異化是華興戰略最重要的一點,或者別人沒想到,或者做不好,或者不屑做,但我認為這事有價值,就干。
              再加一點,我還是很追求這種兄弟的感覺,我希望我的成功不是一個人的成功,而是一群人的成功,我希望跟我一起混的這幫兄弟姐妹在業內是最優秀的,他們的房子是最大的,車子是最好的,小孩可以去最好的學校,這樣我就覺得很有面子。我的價值觀是不是很俗?
              正和島:私下你會給老周什么建議?
              包凡:老周之所以是老周,人都是一個package,沒有那個就沒有這個,人不是積木嘛。我會跟老周講,有些事沒必要一定爭得你死我活,給別人留一點,他以后會念你。我是一個利益上不太爭的人,這一點跟你們描述的投資銀行家很不一樣。這跟我小時候經歷也有關。
              正和島:你爺爺不是銀行家么?
              包凡:早年是,文革抄家后就什么都沒有了。我父母在外交系統工作,所以我家境還可以,我又是獨生子,小時候對錢沒有概念,經常招呼一幫狐朋狗友,肯定是我買單,從小養成了這種習慣。
              正和島:聊聊劉強東。京東上市時,你感慨能成大事企業家的共同點是仗義和感恩,跟老劉打交道這么多年,哪件事讓你覺得老劉特仗義了?
              包凡:最簡單就是今年京東上市。你也知道華興剛開始做承銷商,坦率講牌子還不是特別響,你看京東這次上市的承銷商,除了美林、UBS(瑞銀),華興排第三,30億美金的大項目,如果沒有老劉,華興不可能這樣,他給我個第四、第五,我也會很開心,對吧?當時我去找老劉,也是想推動一下嘛,講講華興能力什么的,老劉:打住,不用多說,明白了兄弟——搞定了。我覺得老劉遠遠比你們媒體描述得要簡單,他眼睛里黑跟白、朋友與非朋友,分得是很清楚的。
              正和島:他的標準?
              包凡:標準是他自己的標準,一旦分完了他這個人很簡單。
              正和島:老劉是什么類型拳手?
              包凡:屬于那種天下無敵的。自身條件比較好,有實力,氣勢上會壓住別人。
              但有時候這種選手也會犯輕視敵人的錯誤。拳場上最大的錯誤是什么?就是輕視你的敵人。不管你的對手是誰,因為只要能進場的拳手,哪怕你們水平相差得再遠,一旦露出破綻,對方一拳也能解決你,所以必須永遠尊重你的對手。
              正和島:陳歐呢?
              包凡:很多年輕人都很有天賦,把自己很多自由的東西發揮出來是他們的風格。但同時要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一場拳賽五個回合,前兩回合過于興奮就沒有后勁了。一個好拳手從比賽之前到比賽最后一刻,都要一直調整自己的情緒。年輕人往往犯的錯誤是在決戰之前就過了巔峰,決戰時反而沒勁兒了。
              正和島:華興投聚美優品時你參與了嗎?
              包凡:沒有我們險峰華興投的,我絕對是中了狗屎運,但陳歐跟我還挺好的。
              正和島:假貨風波后,跟陳歐有聯系嗎?
              包凡:沒有。我覺得他也不需要我幫助。如果需要,我肯定會想辦法。
              正和島:短期股價聚美并沒怎么跌,專業角度你怎么解釋?
              包凡:短期股價我也看不懂,只能說明信陳歐的人比不信陳歐的人多。
              正和島:你信么?
              包凡:每個企業成長過程中都有一些問題,關鍵是能不能及時解決。中國假貨誰賣得最多,你又不是不知道。
              正和島:你這么沖的性格,跟創業者打交道時會不會發生沖突?
              包凡:你今天讓我脫光了衣服我才跟你說這種話,我大多數時候也是穿著衣服的,穿衣服說話我們也能說。但我覺得這個不重要,重要在于你知道自己是什么樣的人,知道適合跟什么樣的人在一起。從效率上講,越早知道什么人適合你越好,人生苦短,大家不要把時間浪費在瞎扯上面。

          網站首頁 | 公司簡介 | 污水處理 | 廢氣處理 | 環保技術咨詢 | 新聞中心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