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e id="ud045"></pre>
        2. <track id="ud045"><ruby id="ud045"></ruby></track>
          分享園地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分享園地 >分享分類
          上乘非奢侈
          日期:2014/7/16 16:53:56 人氣:2523

              祖上六代木匠的沈寶宏從記事起,山東老家的中堂擺設就沒變過。但他說,家里六代人治木,只有他處的這個時代最不一樣——身為U+設計機構的創始人和董事長,他比祖輩們的身份復雜了許多。
              讓守住與土地相依為命的農人,叫一句“好用”、“趁手”、“板正”,在哪家女兒即將出嫁時,將院里種了幾十年的樹交給你做家什的一份信任,那是沈寶宏父親和祖輩們安身立命之事。“可能他們不知道什么是當代美學和創意產業的意義,但知道自己的兒子也在靠做家具為生,只不過說實話,我不確定父親知道作為一個設計師,我的工作性質是什么,包括我創辦的品牌。每當有媒體報道我時,我會把這些資料收集給二老看,他們會特別欣慰。”
              從前手藝人不算企業家,也絕對算不上藝術家——純粹的木匠幾乎沒有任何商業經驗。“父親一輩子治木,十倍于我的辛苦,守住的可能只是沈家在一個鎮甚至一個集市上名號——沈家做的東西‘正’。在這樣六代木匠的世家里,不得不讓我多了對木,對手藝的癡迷,也多了敬畏之心,不敢砸了招牌。我與生俱來地肯定關注著一件家具本身的存在。關心它應該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態,它跟人的關系應該是怎樣的。我守著一個‘正’字,是家里傳下來的。”
              傳統手藝的傳承與發展大多數是依靠家族關系的努力而維系。談木匠這個話題也許真可以談上個十年。中國古代的木匠從設計到手工一體,而到了現代,家具設計師和木匠的含義因為分工細密化而區分開來,但實際上,他們都是傳統意義上的木匠和木器師們。手藝人所堅持的“子承父業”,正是這種簡單樸素的家族情感,為中國無數門寶貴的“手藝”留出了一條傳承的路。
              在沈寶宏設計的“疏影茶柜”里,你能看到一個中國人是如何在煙雨江南里,月色清爽的夜,細碎樹影,透過窗欞灑在筆墨紙硯上,詮釋著對“傳統手藝”與“當代設計”的理解。以獨有的語言去描繪屬于中國人自己的“景”與“境”。
              沈談到了中國造物智慧“上乘非奢侈”,這也許是中國人對“造物”最傳統、最本質的理解。不以奢侈為榮,對奢侈的描寫都伴隨著警示與耐人尋味的思辨,這是“上乘非奢侈”的一種釋義。“我們中國人的智慧取自自然,自然的智慧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精神。果子在九月成熟,你幾乎不用做什么,它就是一道上乘的美味。江邊的一尾鮮魚,用江水烹火別太大,少放鹽多放蔥花,那味道也是上乘。這上乘之中,有耕作辛勞,有耐心等候,有明事理的動作,有自然而然的心得。”
              “常有人問我為什么不用更名貴的木材加工生產,設計附加值不是更高?其實設計是基于‘善意美’的,借助天賦與技術,我們把胡桃與柚木用得剛剛好,它能讓我們把品質與價格控制在合理的水平,更利于分享,在相對沒有資本障礙的情況下傳遞美和技藝。”
              在研究傳統,運用“中國元素”是近年來設計界熱門關鍵詞的當下,沈寶宏說自己仍在尋找賦予傳統以經久的美學和精神價值。他發現,北歐在設計過程中講究點線面,物理性的東西一定放在最前面,美學放在最后,非常理性地在解答一個問題;而中國傳統的東西則更多是一個精神層面的東西,是需要把玩的,而這種“把玩”就是一種基于物質的“情懷”,它是一種生活態度。
              很多年前沈寶宏讀楊耀的《明式家具研究》一書,那40幅明式家具實測圖所展現了明式家具優美曲線、精妙的榫卯結構,深深地影響了沈寶宏。這讓他發現,自己從小到大所使用的,看慣了甚至漠視了的中式老家具,竟有著這么悠遠的故事。
              去年夏天沈寶宏跟著“看見造物——中國創造設計之旅”探訪了江南的能工巧匠,他看到傳統民藝仍在支撐著手藝人的生活,但卻遠遠達不到它應有的回報。“比如特別耗費心力的刺繡,仍舊在模仿一些古代繪畫與一些商業圖案,那這項技藝的存在又說明了什么呢?這都是我們值得思考的問題。在江南之行后我的作品里,你可以在一張中國沙發上看到來自傳統服飾的盤扣、對襟。在一把拾金小凳上,看到牛皮、紅銅與柚木重新演繹的馬扎。疊山茶架體現的是中國人對山水,對世界的理解。”
              以中國人“道法自然”,“樂天知命”的“善意”的態度,去發現生活之樂,為當下生活造物。 



          網站首頁 | 公司簡介 | 污水處理 | 廢氣處理 | 環保技術咨詢 | 新聞中心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