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e id="ud045"></pre>
        2. <track id="ud045"><ruby id="ud045"></ruby></track>
          分享園地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分享園地 >分享分類
          風流魏晉:無法出世的“姑射山神人”
          日期:2014/7/2 16:54:57 人氣:2931
              我一直向往著風流的魏晉。
              幾千年文化傳承,中國的文化人之多如過江之卿。不談作品,但論為人性格,我是最追崇魏晉的。倒不是那稍有做作之嫌的所謂“瀟灑坦蕩”,具體是什么一時也說不清,也許,只是覺得那潑灑在煙酒后厚重的國仇家怨與郁郁不得志的抱負使人心弦為之一動罷了。
              陳四益的這本《魏晉風度》對《世說新語》的評說式解讀并不遵照前人研究,僅像是捧著一本泛黃豎排繁體的《世說新語》,參詳當下政局的彎彎繞繞,嘬一口清茶,向你細細道來魏晉那看似靈動飄渺,實則沉重齷齪的名士史。
              無數后人對魏晉名士們的定義就如后者自己所希望的:凡間的“姑射山神人”。
          陳四益卻是對所謂“不食人間煙火”“不預人事”的名士解讀嗤之以鼻。他的文字清淡,看著淺薄,然而入木三分,底蘊深厚,往往幾筆,真實生動的人或事便躍然紙上。姑射山神人,聽著超脫,放眼整個魏晉,又有誰是真正出了世,入了姑射山。
              陳四益對他憎惡的人往往真情盡顯,毫不留情,但細想他贊許的人,其實是比較少的,至少,并不那么明顯。但我想,對嵇康,陳四益定是有幾分嘆息,有幾分尊崇。
              說嵇叔夜,陳四益從山巨源下筆。嵇康因與曹魏有姻親,不肯與司馬氏一黨為伍,因此很是高調的作了一封《與山巨源絕交書》,聲明對山濤的鄙夷,從此楚河漢界分明。
              后人絕多數愿意相信這兩位文學大師感情尚存,畢竟嵇康臨死前的托孤不是對著阮籍,不是對著向秀,而是對著“與山巨源絕交書”的另一個主人公,已經斷交的山濤。
              陳四益也這樣相信著,他道:“嵇康的絕交書,實在辜負了山濤的一派心意。但從政治斗爭的角度考慮,這封絕交書,割斷了他與山濤的聯系,又未始不是對山濤的保護……”
              書中無法看出陳四益對嵇康至死忠于曹魏的看法,但我想肯定不是壞的,因為從后文他對態度曖昧的阮籍的描述來看,忠,仍是現代人對古人敬佩的緣由之一。
              研究晉史的學者中,不少人認為阮籍內心是偏向曹魏的,陳四益并未深究到阮籍的忠心歸屬,僅僅是感慨了一番阮籍以整日的酩酊大醉作消極抵抗的無奈。在那個年代,酒不離身的阮籍也是狂士的代表了。
              陳四益說,阮籍的一生,不要說自在,簡直是窩囊。
              陳四益還曾道,竹林七賢怎么會在后人心中留下飄逸閑適的形象,未曾深考,但讀了一些史籍的記載,他們實在都是在政治漩渦中被壓迫,被扭曲了的一批可哀、可憐、可嘆的文人。
              過去是更喜歡阮籍一些,畢竟他一生放蕩不羈,頗有魏晉名士們所追求的“姑射山神人”之姿,現在卻是更加喜歡嵇康和謝安。不管是阮籍還是向秀,或者更早的何晏,往后的王坦之,真正繼承了名士風骨的,當是愛惡不爭于懷,喜怒不寄于顏的嵇康,和赴鴻門宴而談笑風生的謝安。所謂魏晉名士,其實挺讓人失望的,雖不能說他們是沽名釣譽,但也并沒有想象中的那般有風流姿態,真正有名士風范的,不過嵇阮爾爾,連竹林七賢中都不乏徒有虛名之輩,更不用說其他。
              “狂士”是阮籍一生的標簽,伴隨他生前死后多少年。他真的是狂士?阮籍政治立場的曖昧究竟該說他定有一絲怯弱,還是說他明哲保身,是為另一種處世之道?外人恐怕無從評價。阮籍之狂,如魚飲水,冷暖自知。
              劉義慶在編撰《世說新語》時,可謂對各名士們捧足了場,乍一看,都是褒揚之語,然而對一個人的褒揚,大多時候又是通過與另一人的對比中產生的。全書36篇1130則人物故事,包羅萬象,記敘之雜,往往在上一則中此人是百年一遇的神童,下一則他便“泯然眾人矣”了。如在容止篇受盡贊譽的王濛,轉眼在政事篇,就受到了性子耿直的何充“我不看此,卿等何以得存”的批判,劉義慶如此收容,個中諷刺不言而喻。或者說,魏晉的種種本身就是個諷刺,怨不得劉義慶的挑選,好比因忠于曹魏而受司馬氏迫害至死的嵇康,他的兒子嵇紹成年后又從善如流的接受了山濤的薦舉,做了司馬朝的官。
              而向秀?不論他往后如何作賦作詩思嵇康,如何不得志,如何郁郁而終,投奔司馬昭終是事實。有嵇康珠玉在前,向秀的無奈之舉看起來也就不那么情有可原了。他沒有媚骨,但也沒有傲骨。
              然而,其實歷史上所謂媚骨,傲骨,也不過就是被各樣勢力扭曲變形的外殼,裹著一顆濕淋淋的心,糅著一團陰沉沉的怨氣罷了。
          上一個:世界杯的由來

          網站首頁 | 公司簡介 | 污水處理 | 廢氣處理 | 環保技術咨詢 | 新聞中心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