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e id="ud045"></pre>
        2. <track id="ud045"><ruby id="ud045"></ruby></track>
          環保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新聞中心 >環保新聞
          “這次是漂下去,以前是‘坐車’”豬禍黃浦江
          日期:2013/3/25 9:39:55 人氣:4616

          萬頭死豬浮出黃浦江水面,沉在底下的,是上海周邊的水系污染、河道管理的政出多門、跨界污染的協調乏力。這都已是中國河流的舊病沉疴。
              一開始是幾十頭,然后是幾百頭,當10164頭來自各地的死豬,從黃浦江上游的河道中被陸續撈出時,上海松江區泖港鎮居民頗感無奈。
              這個偏處上海西南的小鎮,靠近松江自來水廠在斜塘港的取水口,正是上海四大水源地之一。“我們已經再不敢用江里的水了。”當地村民說。為了保障沿河居民的用水,當地鎮政府不得不專門為村民運來了一星期的儲備用水。
              死豬事件業已引發媒體的關注。死豬的大部分正被質疑來自上游的浙江嘉興市。
              問題才剛浮出水面。亂象背后,上海周邊的水系污染、河道管理的政出多門、跨界污染的協調乏力,都已是舊病沉疴。
          豬鄉前傳
              “死豬最后都去了上海,區別是這次是漂下去,以前是‘坐車’。”嘉興一名養豬戶指著死豬肚皮,告訴一位來自上海的記者。
              直到最近兩年,河道里的死豬才漸漸增多。“過去死豬有人收,沒人會丟到河里。”嘉興的多位養豬戶不約而同地提起一起轟動嘉興的收購死豬案。
              涉及17名被告人的這樁案件,在嘉興家喻戶曉。在2012年11月的宣判中,領頭的3人被判無期徒刑。
              這是個典型的豬鄉故事。鳳橋鎮三星村村民董國權等三人合伙開了一家非法屠宰場,開始了死豬收購生意。“他們收的價格很便宜,平均才每斤一元左右。”三星村一位養豬戶說,病死的小豬一般不到50斤,大的也不過百來斤。
              但這并不妨礙董國權們的生意。嘉興中院的判決書認定,在短短兩年多時間,董國權等人收購、屠宰的死豬竟達到7.7萬余頭,銷售金額達865萬余元。這些死豬,大多來自于南湖區鳳橋鎮、新豐鎮等地。
              “這批人被抓了以后,村里就再沒人敢公開收死豬了。”在以供港豬聞名的新豐鎮竹林村,57歲的村民郭岳(化名)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但是,扔在河里的死豬多了。在上海松江區,松江的環保人員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這次事發,他們從松江事發水域溯源而上,一路巡查至嘉興平湖水泥廠上游,一路行來,途經航道幾乎處處可見死豬的蹤影。
              在平湖的曹橋街道,一艘打撈船的工作人員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即使在打撈工作進行了一周后的3月17日,他們一艘小船一天還能打撈二十多頭。
              “這兩年每年這個時候都要集中撈豬。”在嘉興新豐鎮竹林村,一位負責打撈的村民說。原本在河道中捕魚的漁民紛紛轉行,干起“撈豬”工作。
              這跟龐大的死豬數量有關。2011年浙江省環保系統的一份調研報告顯示,嘉興市生豬飼養量已達770多萬頭,若按一般2%-4%的死亡率估算,全年需處理的病死豬數量達15萬-30萬頭。“如隨意扔放,不僅會帶來大量細菌和病毒污染,還會造成2萬-3萬噸化學需氧量的排放。”
              但死豬規范的無害化處理卻遲遲未能建立。包括新豐鎮竹林村村支書陳云華、曹橋街道副主任袁利強、元通街道副主任董躍忠在內的多位官員承認,直到2011年,嘉興市才開始大規模啟動死豬無害化處理池的建設。
              但這顯然遠遠不夠。以南湖區新豐鎮養豬第一大村竹林村為例,陳云華介紹,到目前為止,村里擁有的處理池不過7個,第8個正在建造。
              根據多人介紹,一個處理池一般能處理三千到五千頭死豬。而根據嘉興日報此前的報道,在竹林村,僅今年頭兩個月,死豬數量就已達到1.84萬余頭。其處理能力無疑捉襟見肘。“處理不掉的豬,就只能田間地頭河道,隨便扔。”村民們說。
              “病死豬亂扔的現象在我市五縣(市)兩區都不同程度存在著。”嘉興市的一份報告承認。
              以嘉興最新統計的730萬頭生豬、3%的正常死亡率計算,即使不出現疫情,要正常處理的死豬,無疑也是個龐大數字。而順著水路縱橫、河浜交錯的江南河網而下,這些來歷不明的死豬,也成為黃浦江飲用水源的禍患。
          擋不住的跨界污染
              “死豬的問題以往還不嚴重。養殖污染更令人頭痛。”平湖市環保局副局長王玉冰說。位于上海上游的平湖市與上海金山區接壤,威脅河網水質的正是來自上游南湖、海鹽等地的養豬業污染。
              “嘉興污染治理的重中之重,就是畜禽養殖的治理。”此前,浙江省環保廳副巡視員許履中在考察嘉興時說。豬糞、沼液加上到處亂扔的死豬尸體,清麗秀美的江南水鄉,現在正散發著陣陣豬臭。
              “13萬多戶農民養了700多萬頭豬,一頭豬每天的排泄物相當于6到7個成人的排泄量。”嘉興市環保局副局長余鴻偉舉例說。
              “政府現在已經開始控量,希望我們轉行轉產。”陳云華說。為了減少產量,2011年嘉興市出臺了規定,竹林全村已被劃入禁、限養區。“計劃到2015年,全市生豬存欄總量從750萬頭控制在200萬頭左右。”而禁養的范圍,則“包括省級河道兩側各200米范圍、區級河道兩側各100米范圍”。
              這正是針對日漸惡化的水質。嘉興市環保系統知情人說,即使采取措施,但2012年浙江省環保廳對全省跨行政區域河流交接斷面水質進行評價時,點名批評六地,嘉興市和嘉興市區就占據了兩席——二者的水質均是劣五類。
              這是黃浦江來自上游地區的污染威脅。全國人大代表、華東師范大學教授陳振樓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來自黃浦江上游的農藥化肥等污染源,一直威脅下游水質安全。
              夏天,在黃浦江打撈水葫蘆早已成了人們熟悉的一景。上海市甚至一度建立了水葫蘆打撈辦。
              作為依賴過境水源生存的城市,為了保護水源地,上海市政府可謂絞盡腦汁。“為了保護黃浦江,上海市很早就制定了《上海市黃浦江上游水源保護條例》,在國內可算第一家。”陳振樓說。
              2010年《上海市飲用水水源保護條例》頒布實施,上海確定了青草沙、黃浦江上游、陳行、崇明東風西沙等4個長期保留的水源地。同時又建立生態補償機制。
              但對于上海市外的上游污染,上海市卻一直缺乏有效的辦法。按照《上海市飲用水水源保護條例》,上海應該建立與太湖流域、長江流域有關省市的飲用水水源保護協調合作機制。“跨界的水源地保護,需要水源地周邊省市聯動監管,建立聯防聯控的機制。光靠上海一個地方推動,喊破喉嚨也沒用。”陳振樓說。
              王玉冰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在上海世博會期間,他們曾和上海金山區建立了一個聯動機制,約定每半年開一次聯席會議,有需要再臨時聯動。但在此次死豬事件中,這一機制有無發揮作用,王玉冰則拒絕明確回答:“我們一直在保持溝通。”
              “雖然大家都有共同意愿,有一定作用,但只是軟約束力。如果想讓機制更好發揮作用,需要更實一些,聯系得更密切一些。”他補充說。
          河道管理,政出多門
              “嘉興的河網實在太復雜了,很難做到完全監控。”平湖市水利局副局長任偉良說,僅以平湖為例,在其境內,就有3458條河道,總長度超過2256公里。
              事實上,平湖的河道整治早已啟動。從2007年開始,平湖在6年時間分兩次啟動了水環境綜合保持整治計劃。“我們設立了河道保潔所,到2009年,就已實現除航道外的全面覆蓋。”
              但“小而散”的養殖方式增大了管理難度。平湖市曹橋街道副主任袁利強抱怨說,在他治下的村莊,實行的大多是房前屋后的養殖方式,點多而分散。“有時真的難以完全管控到位”。
              不過七級(指可通行50噸重船只)以上的航道,由于屬港航部門管理,并不在日常保潔的覆蓋范圍內。“不過我們現在正準備調整,航道保潔,以后將交由交通局負責。”任偉良說。
              河道管理政出多門的現狀也正在反思之中。任偉良說,在過去,河道管理的部門有港航、城管、水利、環保等部門,“水上的管理人員,有時眼睜睜看著陸上的拋擲物,也無可奈何。”平湖市正醞釀將條線的管理改為統一的分片負責制。同時為了解決跨界協調問題,嘉興市水利局在新豐、鳳橋、曹橋三個分屬不同縣區的街道,建立了河道協調機制,界河分段,確保河道全覆蓋。
              但這種努力無法形成與上海的互動。復旦大學流域污染控制研究中心主任鄭正說,按照現在的監管模式,上下游間容易出現盲區。上海市對上游水域無力監管,“既沒有執法依據,也沒有處罰標準”。
              “很多跨流域的污染現在一出現,首先就是推諉。”鄭正說,最后就往往變成一筆糊涂賬。“建立分級的倒推溯源機制就能解決此問題。”鄭正接著說,在河流界面全天候的實時監控下,“只要發現上游過來,就是上游地方政府的責任。至于是哪一個機構,哪一個系統,你自己查去。”
              “這樣的機制不應再像10年前嘉興、蘇州兩地的糾紛一樣,要鬧到械斗邊緣、驚動中央才建立。”陳振樓說,事實上,像太湖流域管理局之類的機構,本可承擔協調的功能,但遺憾的是,“它現在更多是在發揮水資源調配的作用,對于水污染治理,目前并未有太多涉及。”
              而此時,作為傳統的水源地——黃浦江上游的水質早已嚴重惡化。“早在2004年,黃浦江上游其他支流水質就已經是V類或劣于V類。”一位參加過2004年重點流域水污染防治現場會的官員回憶說。
              身處水源要位的泖港鎮,看起來是如此脆弱。2013年1月10日,就在死豬事件發生的兩月前,一艘散裝化學品船違規作業導致部分化學品泄入河道,迫使附近的水廠不得不緊急選擇停水。
              為了轉移風險,上海市不得不將眼光投向黃浦江以外。“從黃浦江上游的水源地,到長江口建青草沙等水庫,上海正是為了轉移越來越缺乏保障的飲用水風險。”陳振樓說,但長江口同樣不安全,開放式的長江口水源地,其水質變化依然面臨多重威脅。
              也正因此,上海甚至已經開始考慮海水淡化等手段。而最新的動向則是向位于浙江的千島湖借水,“每年借取超過20億立方米的原水”。



          網站首頁 | 公司簡介 | 污水處理 | 廢氣處理 | 環保技術咨詢 | 新聞中心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