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e id="ud045"></pre>
        2. <track id="ud045"><ruby id="ud045"></ruby></track>
          環保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新聞中心 >環保新聞
          給水排水 |公園城市大熱:切忌盲目跟風,警惕“大樹進城”
          日期:2019/7/15 11:37:59 人氣:2054

          公園城市,路在何方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程昕明

          發于2019.6.24總第904期《中國新聞周刊》


          眼下,“公園城市”正在成為一個熱門詞匯。


          雖然相關概念尚待厘清、國家標準體系尚未確立,但是各地對這一新生事物的熱情

          不減。從東南沿海的福建石獅到西北邊陲的新疆石河子,政府和媒體都在談論、憧

          憬著它,有的城市甚至已經請規劃院設計出了相關方案。


          公園城市是什么,怎么建,它與以往的園林城市、生態城市、森林城市有何不同?

          只有弄清了這些基本問題,才有可能避免盲目跟風、大搞政績工程,同時也避免在

          對“公園城市”的憧憬中迷失方向。


          探路:從城市公園到公園城市


          廣東江門是梁啟超的故鄉,也是巴金筆下“鳥的天堂”。近年來,這個人口不到

          500萬的著名僑鄉又在“公園城市”建設中開風氣之先。


          2015年4月,《江門市公園城市建設工作綱要(2015-2020年)》頒布實施,提出

          要充分利用豐富的山、林、田、河、海等生態景觀資源,到2020年逐步形成五級市

          域公園體系。一年后,江門市建成各級各類公園916個,各類綠道2082公里,基本

          實現城鄉居民“出門300米見綠、500米見園”的規劃構思。


          與江門同一年啟動的,是貴陽市的“千園之城”建設工程。2015年之前,該市只有

          365家公園,“千園之城”建設啟動三年后,全市公園總數超過1000個。根據北京

          清華同衡規劃設計研究院的《貴陽市公園城市建設總體規劃》,貴陽將打造“山環

          水抱,林城相融,公園棋布,綠廊環繞”的公園城市空間特色。


          長江北岸,江蘇揚州也在大規模“造園”。數據顯示,近五年來揚州全市共建設公園

          350多個,其中主城區各類公園達200多個。


          2017年12月《揚州市公園條例》頒布,將公園體系建設納入城市建設的總體規劃。

          一年之后,揚州市委書記謝正義出版《公園城市》一書,書中深入探討了城市公園

          與公園城市的辯證關系,并獨辟蹊徑提出“公園思維”執政理念。


          對于公園城市而言,2018年是一個分水嶺。


          2018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成都視察時指出,天府新區是“一帶一路”建設和長江

          經濟帶發展的重要節點,一定要規劃好建設好,特別是要突出公園城市特點,把生態

          價值考慮進去,努力打造新的增長極,建設內陸開放經濟高地。


          一年多來,成都“大干快上”,“公園城市”在當地成為高頻詞。政策規劃紛至沓來,

          機構設置與部門重組應運而生,學術研討與工程建設齊頭并進。


          而究竟什么是公園城市?對此政府部門和業界尚無定論。但是對于公園城市不是什么,

          專家們的看法卻大體一致——公園城市≠公園+城市,不能單純看公園數量,更不是

          大建公園。


          “公園并非越多越好,也不是公園越多市民的幸福感就越強,這兩者沒有必然關系。”

          一位風景園林專家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在他看來,城市公園要平均使用、各有

          特色,公園城市則應該將系統性、生態價值和服務品質納入評價標準。


          清華同衡規劃設計研究院副院長胡潔是北京奧林匹克森林公園主設計師、北京世園會規

          劃階段總負責人。他認為,公園城市理念是在經濟發展和生態文明之間找平衡點,對

          于提高人居環境和城市品質具有非常積極正面的價值。


          “如果說以往的城市公園是一個個綠色孤島,那么眼下的公園城市就是覆蓋全市的大系

          統,城市是從公園中長出來的一組一組的建筑。系統式的綠地和孤島式的公園是有高低

          之差的。”胡潔說。


          他認為公園城市至少應該具備兩大特征:普惠,提高全民生活品質;系統,將生態引入

          城市。“不是在城市中建公園,而是把城市變成大公園。”


          以成都為例,眼下,成都將公園城市定義為人、城、境、業高度和諧統一的現代化城市

          并將其內涵本質概括為“一公三生”,即公共底板上的生態、生活和生產。 



          歧路:模式、資金、管理的三岔口


          對于建設中的公園城市,不少專家都寄予了高度的期待。他們關心的不僅是一城一地的公園城

          市進展,更希望能夠通過公園城市的探索,為未來的城市發展提供中國樣本。


          作為天府公園城市研究院的專家顧問,中國工程院院士、同濟大學副校長吳志強希望將成都的

          公園城市理論和實踐上升為世界城市發展的新范本。在他看來,公園城市是“生態文明的城市

          版,城市發展的綠色版,美好生活的現實版,田園城市的未來版”。


          但是,公園城市畢竟是一個巨大的新課題,牽涉面廣、資金量大、建設周期長。以成都為例,

          天府新區公園城市的規劃周期達30多年,僅龍泉山森林公園就要建設整整50年,投資數千億。


          因此,公園城市建設在整體規劃、商業模式、服務管理上也存在巨大挑戰。


          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城市規劃系教授顧朝林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表示,公園城市是具

          有前瞻性、前沿性的人居環境改善工程,但不可能一蹴而就,相關城市應該根據自身的財政能

          力水平量力而行。他認為,眼下最重要是不改變城市結構、不大搞公園和綠地建設,而是將現

          有資源整合盤活,把小的綠地空間開放給公眾。“公園城市就是大大小小的公園一體化形成的

          城市。”顧朝林說。


          清華同衡規劃設計研究院副院長胡潔對《中國新聞周刊》說,公園城市最大的亮點和難點在于

          “連接”,即將原先土地屬性不同、管理部門不同的公園綠地資源進行統籌管理和綜合運用。

          其中涉及林地、公園用地、河道用地,林業、園林、水利、農管、水道等不同部門,是一個版

          圖特別大的系統工程。


          按照成都市《天府綠道文化建設策劃方案》,總長度16930公里的天府綠道將連接起區域內的

          主要公園、自然保護區、風景名勝區、歷史古跡和居民區等,建設難度和資金量之大非同一般。


          作為資深設計師,胡潔最關注的就是能不能將這些資源連接好、利用好,其次是項目自身的

          “造血”功能。


          他擔任主設計師的北京奧林匹克森林公園(簡稱“奧森”)是目前國內最受歡迎的城市公園,

          更是健走和跑步者的圣地。據胡潔介紹,“奧森”一年的管理維護成本在兩億元左右,其中

          一半要靠財政撥款。北京市相關數據顯示,綠道每年的維護管理費在6~9元/平方米。而北京

          的一些大型園林場館也面臨著游客量較少、商業化程度低的困境,基本處于虧損狀態。


          在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首席經濟學家李鐵看來,提倡公園城市并不是要在城市建

          設中大搞公園工程,不惜成本地建設城市公園,代價還是要由城市居民來償還。


          胡潔認為,應該繼續探索所有權,將公園從完全由國家投入的公益項目向公私合營、承包運

          營的方式轉換。廣州、深圳等地的實踐證明,由運營方自負盈虧的承包經營方式不僅提升了公

          園的“造血”能力,也提升了服務和管理水平。


          出路:因地制宜打造中國樣本


          從山水田園詩到歷代的皇家園林、私家園林,從上世紀90年代錢學森提出的“山水城市”到今

          天的生態城市、園林城市,中國人一直在都市與田園之間尋求微妙的平衡。


          1984年,錢學森在致《新建筑》編輯部的信中提出“構建園林城市”設想。1990年,他又明

          確指出“城市規劃立意要尊重生態環境,追求山環水繞的境界”。1992年10月他再次呼吁:

          “把整個城市建成一座大型園林,我稱之為‘山水城市、人造山水’。”


          然而這些建議大多停留在理論層面和設計圈,并未在城市建設中引起足夠反響。一位業內資深

          設計師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山水城市”理論當時之所以反響不大,是因為一線的設計師

          都在跟著書記、市長跑,沒有時間聽這些,畢竟那還是一個“GDP掛帥”的年代。


          政府管理部門也試圖通過掛牌、評比的方式因勢利導。


          1992年,原建設部就先后啟動“園林城市”和“生態園林城市”評比,參考、借鑒了錢學森的

          “山水城市”理論,及國外的“花園城市”概念。《國家園林城市標準》對不同地區和規模的城

          市人均公共綠地、綠地覆蓋率等提出了具體要求。


          2004年起,全國綠化委員會、國家林業局啟動“國家森林城市”評定程序,貴陽市成為首個

          “國家森林城市”。截至2018年10月,全國共有“國家森林城市”165個。


          此外,“國際花園城市”評選也是各地非常熱衷的。據悉,該競賽自1997年起已舉辦17屆,

          美國芝加哥、加拿大多倫多等70多個國家的100多座城市獲得“國際花園城市”大獎。2000年

          以來,深圳、杭州、大連、廈門等二十多座城市先后獲得“國際花園城市”稱號。


          胡潔曾對城市公園體系中的諸多國際經典案例做過深入研究,比如紐約的中央公園、“口袋公

          園”,波士頓的“綠寶石項鏈”綠地公園系統,丹麥哥本哈根的綠道系統。2003年回國后,他

          開始系統學習錢學森的“山水城市”理論體系,并不斷加以實踐,探索有中國特色的城市文化。


          坐落在高樓大廈間的紐約中央公園


          談到國內的城市公園體系,胡潔首推杭州。“我覺得杭州最具備公園城市的條件。公園城市首

          先強調的是它的公共性和普惠性,所有的市民和旅游者都在整個杭州城的綠地里邊,公共參與

          度、園林環境和維護水平都很高,而且很有文化沉淀。”


          從目前情況看,公園城市尚處于各城市自發建設、互通有無的階段,并沒有國家部委牽頭制定

          相關標準或組織評比。


          胡潔贊成這種審慎態度,公園城市的建設必須因地制宜,不能定“一刀切”的標準。“每個地

          方的資源條件差距都太大了,如果說杭州是一個達標的公園城市的話,也不能拿別的城市跟杭

          州的資源比,不可能再來一個西湖。”


          在公園城市建設中,“本底”是規劃師們常常提到一個詞,即一個城市所擁有的自然生態資源,

          比如前面提到的杭州、揚州、成都、貴陽都有自身的獨特優勢。


          胡潔認為,公園城市代表著理想的品質生活,但是也要一步一步來,不能操之過急盲目跟風。

          “趕時髦會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脫離現實搞大規模綠化,出現過度密植、大樹進城

          等現象,對生態是另一種破壞。”


          ----------------------------------------------------------------
          版權聲明:本文信息來自網絡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轉載聲明:請在轉載時注明出處;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權益的情況,請立即和我們聯系,我們會及時作相關處理。



          網站首頁 | 公司簡介 | 污水處理 | 廢氣處理 | 環保技術咨詢 | 新聞中心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