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e id="ud045"></pre>
        2. <track id="ud045"><ruby id="ud045"></ruby></track>
          環保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新聞中心 >環保新聞
          總量不明 風險待卜——塑化劑的天空
          日期:2012/11/23 14:56:02 人氣:3535

            20年前啟動相關研究,5年前科學家預警,18個月前臺灣事發,17個月前行業自查,塑化劑的安全風波還是從白酒行業開始,不期而至。
            目前塑化劑的風險評估中最核心的問題在于“總量暴露評估”,即人們從不同食品中攝入的塑化劑總量不明,而目前最大的風險就在于這種“不知道”。

            白酒的蓋子被驟然揭開,除了酒味,還伴隨著塑化劑疑云和復雜的連鎖反應。
            2012年11月19日,“酒鬼酒產品塑化劑超標260%”的消息曝光,該報道稱送檢結果顯示,酒鬼酒中鄰苯二甲酸二丁酯(DBP)含量為1.08mg/kg。而衛生部2011年6月簽發的551號文件中規定,DBP在食品中的最大殘留量為0.3mg/kg。
            令人費解的是,中國酒業協會非但沒有護犢子,反而主動把火引向了整個白酒行業。“白酒產品中基本上都含有塑化劑成分。”在當日發表的聲明中,該協會稱,這是2011年通過對全國白酒產品“大量全面”的測定后得出的結論。
            當日,滬深兩市13只白酒類股票總市值蒸發了324億元。
            此時,國家監管部門和科研機構也通過輿情監控注意到公眾新一輪擔憂。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中心一位負責人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針對食品中塑化劑問題的風險監測和評估工作,早在數月前就已經啟動,只是暫時還沒有結論。“評估工作涉及多部門和多種食品,”該負責人強調,“不光是白酒。”
            南方周末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在部分研究者和行業人士看來,食品中的塑化劑污染早已是公開的秘密,相關的科學研究甚至開始于20年前。2007年8月,在梳理了同行們大量研究成果之后,北京市疾控中心主任鄧瑛在《首都公共衛生》上撰文指出,酞酸酯類化合物(塑化劑的學名)廣泛存在于各種食品中,已成為全球性的食品和環境有機污染物。他在5年前即呼吁要對這類化合物進行“無害化處理”,同時“尋找更安全的替代品”。
            但大多數公眾對此并不知情——塑化劑的陰霾正漸行漸近。
          這17個月里發生了什么?
            還是先從白酒行業說起。
            南方周末記者了解到,早在1個多月前,國內多家財經類媒體就接到一份關于酒鬼酒內含有塑化劑的舉報材料。據稱,該材料顯示,經檢測的酒鬼酒中含有五種塑化劑成分,其中DEHP和DBP均超過國家標準。但這份材料并未涉及整個白酒產業。
          2012年11月3日,有網友將中國酒業協會今年8月提交的《關于白酒產品塑化劑有關問題的說明》節選版本放到了天涯社區,取名為《中國酒業協會自爆白酒產品中塑化劑超標》,矛頭才指向整個白酒業。
            此時,公眾和媒體對塑化劑已不陌生。2011年5月,臺灣地區首次發現,多年來一些不良業者在食品中非法添加塑化劑以達到增稠的效果,隨后的一個月內,臺灣共檢測出含塑化劑食品961種。這是一種在工業上被廣泛使用的高分子材料助劑,可以使塑料的柔韌性增強。但是動物實驗表明,過量攝入會對肝腎以及生殖系統造成影響,少數毒性較強的塑化劑有一定的致癌性。
            “當時在臺灣被檢出塑化劑的就包含酒類產品。”國家農副加工食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安徽)一位工作人員對南方周末記者說。2011年6月29日,福建東山檢驗檢疫局從產自臺灣的三種酒類產品中首次檢出塑化劑。
            排除人為添加的因素,理論上,臺灣某類食品檢出塑化劑,對大陸的同類型產品也是一個警訊,然而公眾普遍忽視了這些信息。
            “生產白酒的企業卻注意到了。”前述國家農副加工食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工作人員發現,自從臺灣塑化劑事件之后,一些白酒企業和主管部門頻頻將白酒的包裝材料、生產用具和白酒本身送檢,要求測定其中的塑化劑含量。后來該所檢驗員們還專門改良了在乙醇(酒精)中檢測塑化劑的方法。
            事實上,白酒行業明確意識到塑化劑問題距今已有“17個月”。中國酒業協會在此次聲明中稱,獲知信息是2011年6月。中國酒業協會白酒分會自此分別與全國重點白酒企業、國家相關檢測、科研機構進行溝通并布置調研任務,要求全面查清白酒中的塑化劑產生來源,此后在行業會議上也多次強調嚴控白酒產品塑化劑含量的要求。
            甚至此次處于風口浪尖的酒鬼酒,一年多來也多次實施了內部檢測。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范震告訴南方周末記者,該企業并不具備檢測塑化劑的設備和手段,每次都要送到位于長沙的省級檢測機構,這種排查檢測工作一年來已經往返多次。
          據悉,就在21世紀網站報道260%超標之前,酒鬼酒公司已獲悉事態。范震告訴南方周末記者,為此該公司在從生產到流通各環節中分別取樣送往長沙檢測。結果顯示,8個樣本中有7個未檢出塑化劑,其中一個檢出但未超過衛生部文件里的限值,而這一異常的樣品恰恰是待售的成品酒。
          哪兒來的塑化劑
            通過對全國白酒產品測定,中國酒業協會指出白酒產品中基本上都含有塑化劑成分,最高2.32 mg/kg,最低0.495 mg/kg,平均0.537 mg/kg。
            “這里故意含糊其辭,讓人很難判斷其是否超標。”研究食品中塑化劑問題長達17年的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厲曙光對南方周末記者說,“沒說清楚這些數值究竟是塑化劑總量還是其中一兩個指標。”厲曙光指出,常用的塑化劑多達二十余種,國家明確提出最大殘留量的塑化劑有三種,但標準值各不相同。如果以含量要求最嚴格的DBP標準判定,酒協檢驗的所有白酒塑化劑殘留量均超標;但如果以較寬松DINP衡量,所有白酒均不超標。
            “不過,依據這些數值基本可以排除人為添加的可能性。”厲曙光稱,從2011年臺灣的檢測結果看,人為添加的劑量通常超過上述數值的百倍。
            那么玻璃或陶瓷瓶裝的白酒中,為什么會屢屢檢出塑化劑成分?
            中國酒業協會在聲明中指出,白酒自身發酵環節不產生塑化劑。通過對生產過程的全面跟蹤,判斷白酒中的塑化劑屬于特定遷移。
          塑化劑難溶于水,卻具有脂溶性和醇溶性。白酒業內人士通過長達一年的跟蹤認為,塑化劑的存在是因為塑料接酒桶、塑料輸酒管、封酒缸塑料布、成品酒塑料內蓋、成品酒塑料包裝等與酒精(乙醇)發生了反應。
            其中影響最大的是一種名叫酒泵進出乳膠管的設備。中國酒業協會方面指出,目前所有白酒企業都在使用該設備。據測算,每10米乳膠管可在白酒中增加塑化劑含量0.1mg/kg,而通常一根乳膠管長達50米。
            中國酒業協會據此于2011年12月在行業內部發布通知,禁止在白酒生產、貯存、銷售過程中使用塑料制品,加強對接觸白酒的塑料瓶蓋的檢測。
            酒鬼酒公司副總經理范震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因為懷疑塑料瓶蓋是“罪魁禍首”,該公司曾專門將各廠商提供的瓶蓋放在酒中浸泡48小時,檢測結果顯示,只有兩家未檢出塑化劑,而這兩家采用的材料是德國進口的高分子塑料。
            但是讓這家公司納悶的是,即便使用了這兩家酒廠的瓶蓋,一些白酒仍被檢出塑化劑。
            廣東省酒類行業協會副秘書長李唐告訴南方周末記者,自從酒鬼酒事件發生以來,一些廠商決定,從11月19日開始,所有涉及塑料材質的都停用。“是否有科學道理暫且不管,先消滅這種可能性。”李唐說。
            相關材料的供貨商是這場風波中為數不多的受益者。廣東佛山一位供應酒泵進出乳膠管的經銷商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早年酒廠大多用PVC的膠管子,“很便宜,論公斤賣”。后來市場上出現了不含塑化劑的產品,每米近60元。如今又出了一種升級版,能在高濃度酒精中使用,每米350多元。
            “原來這類高端產品賣得很少,今年以來賣得多多多多多。”這位推銷員笑著連說了5個“多”。
          核心風險在總量暴露
            類似這種白酒里測出塑化劑帶來的困惑,時光倒退到17年前,那時候讓厲曙光覺得難以理解的問題是:“油里面為什么會有塑料?”
          1995年,研究廚房油煙危害的厲曙光引進了一臺高級儀器,他很快發現油煙中有幾個奇怪的物質,最終確定就是塑化劑,隨著動物實驗和流行病學調查的開展,他逐漸意識到這種化合物的廣泛存在有可能給人類健康帶來影響。
            2001年,厲曙光團隊廣泛采集市面上銷售的食用油,結果發現,食用油普遍存在塑化劑,抽油煙機冷凝油中DBP高達135mg/kg。
          他意識到,塑料容器是食用油中塑化劑的主要來源,此外由于塑化劑在環境中廣泛存在,未使用塑料包裝的食用油在生產、加工、運輸、貯存過程中也可能會被塑化劑污染。
            與此同時,國內陸續開展的一系列研究也昭示著塑化劑廣泛存在的事實。
            ——1998年,國家進口食品衛生監督檢驗中心(廣州)的陳文銳和彭瑄抽取市場上歐盟進口奶粉共19個樣品進行檢測,結果顯示有7種奶粉含有酞酸酯,均為酞酸二丁酯。含量范圍為0.4~1.9mg/kg,平均為0.9mg/kg。
            ——2002年7月,同濟大學醫學院預防醫學教研室的蔡智鳴等研究人員從閘北區3個不同的副食品市場購得豬與雞的內臟,均測得酞酸酯DEHP和DBP。說明此類污染物進入畜禽動物體后,易蓄積于發生代謝作用的心、肝、腎等內臟器官。
          蔡智鳴等還對上海市場消售的水果、蔬菜及干貨食品進行了調查,絕大多數食品中檢測出酞酸酯類污染物。其中水果類含量較低,干貨食品偏高,尤其經人為加工的黃花菜、黑木耳等。
            2010年10月,華南農業大學食品學院副教授柳春紅研究團隊選取廣州各大超市不同品種的56份方便面作為研究樣本。結果顯示,DBP和DEHP的檢出率均超過一半。
            不過,厲曙光也強調,這些過往研究中的增塑劑污染量大多超過了衛生部新近頒布最大殘留量的標準,但與臺灣食品塑化劑危機中檢出的量仍有數量級上的差別,因此對其可能產生的健康風險也需要做更進一步的科學評估。
            科學松鼠會成員、食品工程學博士云無心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以塑化劑DEHP為例,塑化劑對于健康的危害有相當廣泛的動物實驗數據,不過對于人體的健康風險,無法進行試驗研究,只是根據動物實驗數據來估計。美國FDA確定的口服攝入的安全上限為每天每公斤體重為0.04毫克。也就是說對于一個60公斤的人,相當于每天2.4毫克。
            云無心指出,就此次白酒塑化劑風波而言,塑化劑DEHP的最大殘留量為1.5mg/kg,超過相關標準2倍的白酒中每升含4.5毫克,即每天喝1斤這樣的酒也還在安全線內。
            柳春紅亦指出,按照當時的研究結論,每天吃20包方便面才可能存在暴露風險。
            “但是如果人們既喝酒,又吃方便面怎么辦?”厲曙光指出,目前塑化劑的風險評估中最核心的問題在于“總量暴露評估”,即人們從不同食品中攝入的塑化劑總量不明,而目前最大的風險就在于這種“不知道”。
            據厲曙光介紹,目前從國家到地方已經投了大量人力財力,正在加緊實施塑化劑的“風險評估”工作,由此也將引發相關食品工業的改良和升級。
            讓這位畢生都在研究塑化劑的學者略感欣慰的是,人們總算意識到了塑化劑可能帶來的危險。



          網站首頁 | 公司簡介 | 污水處理 | 廢氣處理 | 環保技術咨詢 | 新聞中心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