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e id="ud045"></pre>
        2. <track id="ud045"><ruby id="ud045"></ruby></track>
          環保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新聞中心 >環保新聞
          十年野蠻生長終結 化工大佬關籠進園
          日期:2012/7/6 9:42:41 人氣:3705
          隨著多部委強制要求號稱“定時炸彈”的化工企業入園區,新一輪的化工企業洗牌正在全國展開。而那些最終被排斥在園區外的企業,將面臨“關停并轉”的命運。
          新“雙百”方針
          產值剛攀升至世界第一的中國化工產業,或將迎來新一輪的沖擊。最新的舉措則是,將化工企業集中至化工園區。
          “園區將成為今后化工行業整頓的最新平臺。”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以下簡稱石化聯合會)化工園區工作委員會秘書長楊挺說。
          剛剛過去的5月,環保部下發《關于加強化工園區環境保護工作的意見》,要求嚴格化工園區環境準入,現有化工園區要在一年內完成規劃環評。逾期未開展或未完成的,環保部門將暫停受理入園項目的環評審批。
          三個月前,工信部印發《危險化學品“十二五”發展布局規劃》,提出未來5年,新建企業進園入區率達到100%,搬遷企業進園入區率達到100%。
          兩部委相繼發文,要求化工入園,這意味著,那些長期在化工園區外生存的化工企業將成“黑戶”。
          據南方周末記者了解,石化聯合會已初步編制完成《中國化工園區綜合評價指標體系》。
          楊挺說,這個國內首套專門針對化工園區的評價指標體系,將為工信部接下來的工作提供前期基礎調研。而據工信部有關人士透露,綠色化工園區建設的標準正在研究制定中,內容將包括園區布局、環保、安全等基本條件。
          初定的石化聯合會的評價指標體系包括49個量化指標和1個非量化指標,將考察綜合經濟實力、基礎設施及配套能力、公用工程成本、安全環保與節能減排、自主創新環境五大類,以及園區產業定位與上下游產業配套建設情況。
          中國石化聯合會會長李勇武強調,2012年石化聯合會將以《中國化工園區綜合評價指標體系》對全國重點化工園區進行評價考核,并結合考核結果提出一批示范園區。
          最后的命運
          “一些企業已經感受到了壓力。”上海石化工業協會會長許秋塘說。一些園區外的小企業正焦急地等待自己的命運。一旦最終無法獲準進入園區,他們將面臨被“關停并轉”的命運。
          資料顯示,2009年至2011年3年間,上海已累計調整237家危化企業。
          排名全國第二的石化大省江蘇,形勢同樣不容樂觀——過去5年內,江蘇在太湖流域、長江流域等污染比較重的區域,已強行關了5680多家小化工企業。
          在江蘇無錫,當地政府表示,2012年他們將繼續提高化工企業準入門檻,嚴格執行新建化工項目投資額1億元的標準。
          為了提高效率,位于江蘇常熟的中國氟化學工業園已將入園項目最低投資額度由原來的5000萬元提高到1億元人民幣。他們甚至關停了一家已經入園的化工企業。
          “對一部分規模較小的、技術相對落后、對環保工作薄弱的企業,若其無法達到相關要求,將繼續淘汰。”上述園區管委會人士說。
          由于管理部門對園區外化工企業不再審批新項目的限制,一些已投入巨資的企業正陷入困境,江蘇省化工行業協會會長秦志強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想技改、擴能,也不可能再被允許”。
          這無疑是雪上加霜。秦志強說,2011年,江蘇全行業規模企業4056家、產值1.43萬億元、就業人口63萬人,在全國僅次于山東。但由于全球行業的不景氣,“今年以來,運行數據已一路下滑”。
          但秦志強對此依然表示理解,江蘇地少、環境容量有限,如果不走結構調整,很難騰出更大發展空間。
          園區問題重重,綠色之路坎坷
          在過去的十年里,中國的化工行業幾乎年年以20%的速度在增長。然而,化工企業事故的頻頻發生,安全環保問題成為一顆顆“定時炸彈”。
          曾專題調研過全國工業開發區現狀的中華環保聯合會環境法律中心督察訴訟部部長馬勇介紹說,由于缺乏規劃,一些地方甚至形成了“村中園”、“園中村”相互交叉的情況,“有些項目建設好幾年了,也沒通過驗收”。
          “綠色化工園區”因此被政府確定為化工行業的發展路線,被賦予“土地和資源集約利用、環境集中治理、安全統一監管、事故應急響應和上下游產業協同發展”的重任。
          在楊挺看來,化工園區為緩和企業和社會間的情緒,提供了非常好的平臺。興起的化工園區,圍繞某些大型企業,在周邊聚集了一些配套企業,通過大家共享公共工程,能達到上下游產業鏈的最佳配置。同時,集中可以統一管理危險源與污染事故,減少中間運輸環節的環境威脅,通過統一購買第三方環保服務,還可以提高環保安全的監管水平。
          但需要指出的是,一些化工園區本身“缺乏統一宏觀規劃;審批權限模糊,園區準入制度不嚴;環境安全監管事故應急體系不完善,專業化人員缺乏;招商策略不明晰,缺乏自身風險承載力評價”。
          “不少園區隨便圈塊地,既無功能區規劃,也從不考慮當地的環境容量。”一位要求匿名的石化管理人員說,一些地方過去沒有化工生產歷史,動輒圈地幾十平方公里,跟風上馬化工園區項目。最可笑的是,“在南方省份,甚至有園區企業要買煤搞煤化工”。
          “雖然石化產業的很多產品都是世界第一,但企業的規模還很小,在世界上很難排上號。”國家發改委產業協調司處長曾榮華在一次內部講話中對此深有感觸。產值只占石化總產值2%多的氮肥,能耗卻占行業的20%。而排名世界第一的燒堿,同樣因技術落后,屢遭質疑。
          “前幾年有家化工園區招商引資,邀請人家來投資的一個優勢條件,竟然是污水可以直排。”北京思路創新科技有限公司產品中心副總經理劉貽華說。劉貽華此前參與了863計劃“重大環境污染事件應急技術系統”項目中有關工業集群區的課題。
          工信部相關官員透露,新建化工企業已原則上要求進入化工園區或工業園區,同時,除清潔生產的技術改造以外,限制園區外的化工企業進行改擴建。對于在中心城區、飲用水源地等環境敏感地區的高危化工企業要推動搬遷入園。
          “我們希望園區評級體系,能為政府決策提供依據,讓全國各化工園區,能明白自己所處位置。通過示范性的化工園區,最終能給大家提供一個行業發展的方向。”楊挺說。


          網站首頁 | 公司簡介 | 污水處理 | 廢氣處理 | 環保技術咨詢 | 新聞中心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